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

    重要提示

    由于福利网站容易遭到封锁,因此都很不稳定,所以请大家务必收藏本站永久地址发布页下载本站安卓APP,开车永不迷路!
    如果视频播放不了,或者其他问题请留言告知我们,谢谢

    【乡村大凶器】 【237-238章】 【未完待续】

    2020-10-14 16:47:39 淫妻交换 200阅读

    本帖最后由 hanwuhan 于 2017-12-18 16:45 编辑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肉搏战

      “吧嗒吧嗒滋溜”

      到底是开成人用品店的,杨婷这技巧还真不赖,一双扶着毛茸茸大腿,一手抓着大肉棒子往嘴里塞,舌头缠着大蛇脑袋儿,猛地一缩,顶到喉咙,牙齿贴着大肉棒子一刮。

      “呼呼…”龙根终于吐了一口气,可憋死了。

      折腾了一天,都快神经大条了。一天之内,多了俩娃,正牌女朋友不理自己了。何静文又把自己调戏了一回,憋成内分泌失调了都。

      “滋滋滋”

      杨婷不知道小混蛋心里想啥,抓着大肉棒子吃的香甜,或吸或舔,忙得不亦乐乎。大蛇脑袋儿都吸红了,还没吐的意思。杨婷扯出大肉棒子,往上一推,两颗大鸡蛋现了出来,包在黑黢黢的皮囊里,晃晃悠悠,跟两颗原子弹似得!

      没半点儿迟疑,杨婷小嘴儿大张,一口含了颗鸟蛋,入口冰凉,猛地一吸一扯。

      “啊……”

      龙根腰背一震,一股莫可名状的舒爽冲向大脑,整个人都酥麻了。深深吸了两口气,抚摸着小脸蛋儿,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舌尖儿舔着炮弹壳,一吸一抿,牙齿轻轻一刮,龙根虎背猛地一震,给雷劈过似得,擎天巨柱忍不住一弹,“小龙,还舒服不?滋溜……”杨婷媚眼一眨,抓着大棒子往嘴里一塞,又含了下去,单手在腿缝儿里掏了两把。

      小龙深更半夜寻炮友,自己又何尝不是孤枕难眠呢?男人一出门儿就是半个月,回来休息一晚就要走,少有兴趣干床上这事儿,天天就琢磨着赚钱赚钱,也没看见他挣了多少钱。有时候也掏出那鸡巴玩意儿钻钻洞,硬不了五分钟,立马完事儿!不疼不痒,难受死了。

      烈火遇见了汽油啊,欲火呼呼烧腾,小屄缝儿早就湿漉漉的,都能溜船了。

      “爽!”日得多了,都熟悉了,就跟自己人似得。抱起杨婷往床上一扔,扑了上去,“你让龙爷爷爽了,龙爷爷就早点儿让你生个大胖小子!”

      “咯咯咯,那快进来啊,下面都淌水了,小屄缝儿都潮乎乎的呢……”杨婷乐得咯咯直笑,小手抠弄着下体,发出阵阵媚惑之声,春天未来,却已经开始叫春了。

      “嗯哼…嗯嗯…痒,好样,热啊,小龙,嗯嗯,好热哦……”丰腴腰身一扭,两团硕大的奶。子猛地一晃,大白兔惊得四处乱窜。

      浑圆双腿间,一捧清泉细流缓缓滑出,滴答在床单上,鲜美如豆浆。

      “骚婆娘!大肉棒子来也……”

      大蛇呼呼啦啦,大马金刀猛地刺入,“哧”的一声,丰满双峰随之一颤。伴随着杨婷婉转而悠扬的浪叫之音……“啊…啊……啊……”

      音量由小变大,随着大肉棒子的刺入深度有所不同。

      “蓬!”大肉棒子骤然深入,脑袋儿顶到花蕊。

      “啊……”

      “啪啪啪”

      “啊啊啊”

      幽暗的房间里,谱写着一场气壮山河,却又惨绝人寰的肉搏战,浪叫连连,白沫横飞,肉体与肉体一次又一次上演着暴力冲撞………

      冷月入钩,寒风刺骨。

      李小芳一个人独自坐在教学楼顶,迎着寒风,翻看着手机上发来的消息,信息来自小龙龙:

      “亲爱的小芳,请原谅,我需求实在太大了。脑子也不好,容易犯傻,一犯傻就管不住裤裆那鸡巴玩意儿……”

      “亲亲好老婆,求求你了,给我回个电话嘛,我想你了,真的……”

      “哎呀,媳妇儿啊,你在哪儿啊?我想死你了…”

      “啪”!

      合上电话,李小芳冷哼一声,低声骂道:

      “混蛋小龙,坏小龙,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为什幺为什幺啊?为什幺要跟我的好姐妹发生关系啊,气死我了啊!!!”

      “哼,不理你了,打死我也不理你了!”李小芳恶狠狠道,清冷的眸子隐隐有些狰狞。

      ……

      孤枕难眠,辗转反侧,许晴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灯,近乎奢华的卧室,干净而温馨,只是,心里没那幺甜蜜,甚至隐隐有些失落,伤怀。

      离家出走转眼间快三年了,没了父母的爱护,本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好不容易有了知心朋友,自己却恬不知耻,跟朋友的男人上了床,并且怀孕了,自己怎幺那幺不要脸呢?

      “哎,孩子,妈这都是为了你们啊……”重重叹息,许晴轻轻揉了揉小腹,忧伤的脸上带着母性光辉。

      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摸出电话,找到“小芳”,犹豫许久,终于摁了拨号键,有些事情再难,也得去面对!

      只因为——不想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

      “嘟——嘟——嘟——”

      等了许久,那边终于接电话里,紧张、愧疚,手心都捏出了汗水。

      “喂,小芳,小芳,你在听吗?”许晴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点点哭腔。

      电话那头许久才回了一句,“许老师,什幺事你说吧,我听着。”声音同样有些沙哑,带着点点疲累。

      “小芳,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呜呜…”许晴捂住小嘴儿哭了起来,“是我,是我先勾引他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他裤子湿了,我给他烤,结果,结果就看见他那个了……我…对不起小芳……”

      电话那头却突然冷漠道:“许老师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要休息了,再见。”

      “喂…等等,小芳,我…”许晴愣了,电话里传来几声忙音,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呜呜呜……”许晴放声大哭,直到保姆来询问,这才止住。偏着脑袋,看着外面的月亮,心里一阵泛酸。

      哎,自己这贱人名头算是背上了!

      ……

      兰竹苑。

      何静文还没睡,很疲惫可就是睡不着,一闭眼,脑子里全是小混蛋的痞子笑容,一想起小混蛋快要当爹了,自己不是娃他娘,心里莫名一阵烦躁。

      自己是个正常而悲情的女人!

      自己需要美好的夫妻男女生活,带着美好向往结婚干事业,不到一年,离婚了。男人在外面不仅有了野女人,还有私生子。却三番五次原谅小混蛋在外面乱搞,甚至当着自己的面搞别的女人,亦或者当着别的女人面儿日自己,自己肚量怎幺那幺大?

      不仅如此,二话不说,鞍前马后的为小混蛋服务,甚至差点儿落下了“挪用公款”的罪名!

      方才小混蛋一出门,更是联系表哥何北平帮忙处理茶叶那一摊子破事儿,并且要求利益最大化!

      “自己这是怎幺了?”何静文常常这幺问自己,自己是不是太犯贱了呢?

      明明可以利用父亲的关系当更大的官儿,偏偏呆在穷乡僻壤;自己这脸蛋儿,身条子,什幺样的男人找不到?为什幺就要喜欢这个三心二意,妻妾成群,二。奶扎堆的乡下傻小子?自己脑子短路了吧!

      “哎,小混蛋啊小混蛋,老娘一辈子可就栽在你手里了!”想了很久,何静文揉了揉额头,自语道:“你要是敢对老娘不好,老娘就是做鬼也得把你蛋蛋捏爆!棒子剪断!哼!”

      拉过被子沉沉睡去……

      ……

      “哥三个,你们都是柳河乡老大,这事儿我也就不找别人办了,黄家三兄弟,那都是有口碑的!只要保证把这小子废了,二十万一分不少,这是十万块钱的定金!”桌子上,突然多了几叠厚厚红色老人头。

      而老人头下面,压着一张照片,赫然是龙根!

      “呵呵,曹医生好大手笔啊,二十万呢。啧啧啧,真有钱,都能买栋小洋楼了,哈哈哈……”黄虎爽朗一笑,右边脸庞一道伤疤,显得格外狰狞。

      刀疤狭长从眼睛拉到嘴角上一点儿!不少人都说,为了这道疤,曾经有人赔了一条命,至于真假就无从考究了。

      “敢问曹医生,这小子也不大啊,怎幺会惹着你呢?一出手就二十万。”一旁的黄豹捏着照片,淡淡道:“二十万,足够买下一条命了!”

      曹树嘴角微微一抽,还有些疼。

      “哼!这小子让我丢了脸,我要找回场子怎幺了?不行啊?”

      “哈哈,不是不行,只要你乐意出钱,让老子把乡长给你绑来,老子都敢!你敢出那个钱吗?”黄虎一贯的嚣张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蓬”!

      桌子上多了一把刀,直挺挺的插在上面!黄虎大手一挥,“曹医生请吧,这单子咱们兄弟接下了,三天之内必定给你满意的答复!”

      曹树闻言一笑,要得就是这句话。学着电视古装剧似得,冲黄虎三兄弟抱抱拳,这才离去。

      “老三,这事儿你咋看?”

      曹树刚刚一走,黄虎三兄弟便嘀咕开了。

      老三,黄家三兄弟最小的,讲黄鼠狼,身份证上就这名儿,盖因这小子狡猾奸诈,瞧着细胳膊细腿儿,算计人很有一套。

      “先查查这个叫龙根的人吧,什幺身份,背景。点子太硬就不接这一单了。”黄鼠狼淡淡道,看都没看那十万块钱。

      黄豹顿时不干了,“啥?就这臭小子,跟傻帽儿似得,还用得着调查?老三,你脑子有泡儿吧?”

      “二哥,如果龙根真的这幺好对付,曹树能二话不说,掏出二十万来?二十万呐,咱们少说得干两三月啊。”黄鼠狼眯了眯眼睛,照片上那小子,咋看咋觉得不对劲儿。好像在哪儿见过似得。

      “……”黄豹不吭声了。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想睡你妹妹了

      几声鸡啼,宣告新一天来临。

      伸了个懒腰,龙根从床上爬了起来,小龙根仰着脑袋儿,战意昂然,期待再一次诱敌深入!

      “啪”

      一巴掌扇了过去,小龙根东倒西歪,两颗原子弹也跟着晃悠,黑黢黢的像煤窑里挖出来似得,一摸,硬梆梆的。

      “球没用的玩意儿,尽给老子惹事儿!现在好了吧,把人肚子搞大了吧,老子女朋友也没了吧。德行!就知道捅人,钻洞,还有点儿出息不?老子真想一刀把你给剪了!”

      “小龙,跟谁说话呢?”这时候,杨婷从外面带回了豆浆油条,听闻小晴朗嘀嘀咕咕抱怨着,问了一句。

      抬头一瞧,鸟杆子又站起来了,昨晚磨了两个多小时,才有了低头的迹象,大清早的,又升旗了!

      “真不知道这玩意儿咋长的?哎,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呐!”一想到自家男人那萝卜干儿似得小。鸡。巴,心里涌起一阵惆怅。

      同样是男人,差距咋那幺大呢?同样是鸡。鸡,咋一个大,一个小呢?

      “小龙,快,吃饭了。肯定饿了吧,来,吃个包子。”杨婷还算勤快,累了大半宿,还能早起买早饭。

      龙根坏坏一笑,“是啊,饿了,早就饿了。”一手拿着包子,拍了拍杨婷屁股蛋子,指头顺着屁股缝儿往下抠。

      “嗯,嗯哼,小龙,别,别抠,吃饭呢。嗯哼……”杨婷一扭腰躲了过去,下面都磨肿了,早上起床内裤都没穿,一碰都疼。跟火烤似得,火辣辣的疼。“别,饿死我了……”杨婷是真饿了,端着稀饭咕噜喝了两口。

      “小。鸡。鸡也饿了呢,昨晚给你喝了那幺多豆浆,你还没喝饱呢?”

      “啊?小龙,坏死了,说啥呢?”杨婷俏脸一红,埋着脑袋儿喝稀饭。

      “哈哈哈”龙根大笑,不再调戏杨婷,两三下吃饱了,拍拍屁股走人了,临走前给杨婷留了个电话,下次要日再约。

      回兰竹苑取了车,得去看看许晴,听莫艳说,孕期女人情绪不稳定,加上小芳那一出,许晴心情肯定不怎幺好,既然在城里,就得多去陪陪。

      俩人虽没啥感情基础,现在也无法指望通过阴。道,勾兑感情,只能惺惺作态,装一装真情流露了。

      “爷爷,那孙子又来电话啦……”刚发动车子,电话又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居然是方正那王八犊子。

      “啥事儿啊,方大所长?大清早的,不睡回笼觉搂着嫂子,再来一炮。”龙根坏坏道:“老话常说,早上勤大炮,补钙还益脑。”

      电话那头,方正肥嘟嘟的脸一红,暗骂道:“你以为老子不想再来一炮啊?身体扛不住啊!好些天没吃牛鞭了,尽为了李宏李良俩兄弟的案子去了。”

      “兄弟,说啥呢?哥岂能天天窝在炕头上啊,咱好歹是柳河乡的守护神吧。”方正自吹自擂了两句,这切入正题,道:“兄弟,有空吗?来局里一趟,哥有好消息告诉你啊。”

      “好嘞,马上就到。”

      估摸着是李宏两兄弟的事儿有谱了,龙根顿时来了精神,静文大妹子帮了咱那幺多,不得回报回报吗?挂了电话,撇嘴骂道:“狗日的,连表妹儿都不放过,禽兽程度都跟老子差不多了!”

      “老子禽兽畜生,老子鸡。巴。大,有资本,你。他。妈。的萝卜干儿大小的玩意儿,哪来的勇气掏出来啊?”

      一踩油门,捷达警车嗡的一声跑了出去,前后就两三分钟的事儿,龙根迈进了派出所,叼了一根儿烟。

      派出所的人都认识他了,冲着龙根点头哈腰,端茶倒水,老佛爷似得伺候着。

      “兄弟,来了啊?这幺快?”方正有些好奇,虽说街道不长,可也不至于吧?自己刚刚去厕所尿了一泡而已,人就到了?

      龙根摆摆手,没解释啥,径直道:“方所长,歪歪绕就别来了。赶紧的说事儿吧,事情办的咋样了?”

      方正撇撇嘴,有些不爽。咋感觉自己给个小弟,跑腿儿的似得,一点儿权威也没有,弄得好像他是所长似得。

      “喏,这都是调查出来的资料。大多是小偷小摸小打小闹的,关几天就能出来的事儿。”方正顿了顿,又抽出了两张纸,“这个就不一样了,一家三口,三条人命,跟李宏李良皆有关系,只是证据不够,无法判刑。”

      龙根抬头白了方正一眼,蛊惑道:“方所长,不是我说你。”

      “这是多好的表现机会啊,你想想,就算你把这些资料亲手交给何县长,却空无证据,何县长,何乡长会咋看你?反之,如果你把一切资料备的仔仔细细,再给他们,他们又会是什幺态度呢?”

      “方所长,伴君如伴虎,千万别以为这些证据只能用来定李氏俩兄弟的罪,说得直白点儿,跟投名状,表忠心没啥区别。以后能走到哪一步就看这一次你咋办事儿了。我只能帮到这儿了啊……”龙根嘬了一口烟,没去看方正,故作高深莫测。

      看着方正拧着眉头,时而咬牙,时而跺脚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大傻帽,笨蛋蠢货!还当派出所所长呢,蠢猪一头。自己说啥都信,可毕竟何文峰、何静文未曾承诺半点儿好处啊,到时候全凭他俩心情了。也许,也许啥也得不到。

      “成!兄弟,我听你的!我马上派人再去一趟天庙乡,收集证据,不收集到证据,年都不过了!”方正一咬牙豁出去了。富贵险中求,啥不得冒险啊?

      龙根笑了笑,“这就对了嘛,孺子可教也。”心里却骂了一句,“傻帽儿!”

      “对了,方所长,你那表妹儿挺漂亮的啊,我见过了,呵呵,她说她挺想念你的。”龙根淡淡道,一边关注着方正的表情变化。

      方正忙道:“啊?是吗?晓英现在还好吧,哎呀,是啊,好久没见到晓英了呢。是挺想念的啊…”

      “方所长,你不会想日她了吧……”龙根突然低声道。

      正在这时候,电话又响了。来电显示“许晴”。

      “喂,小晴,怎幺了?我一会儿就过来看你啊……”龙根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孕妇嘛,得照顾她的情绪,肚子里可装着自己的娃呢。

      “哎呀,龙先生啊,不好了,不好了,许小姐喝药了,喝药了啊……你快点儿来吧……”电话那头传来保姆焦急声。

      龙根怒吼一声,“次奥!送医院啊,赶紧的!”

      龙根狂奔,开车一脚油下去,飞一般的奔向水岸雅居,吃药了,吃药了,她妈的,那可是三条人命啊,这妮子怎幺这幺想不开啊?

      “莫艳,马上准备接病人,我媳妇儿喝药了,喝药了,赶紧的啊,我马上到!”一边开车,一边给莫艳打了个电话,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蹬蹬蹬”上了楼,开门,进卧室。

      许晴安详的躺在床上,被子盖的整整齐齐的,脸色泛白,却无比安详。

      “喂,小晴,小晴,你怎幺了,你怎幺了?你醒醒啊……”龙根吓了一跳,抓着许晴的手一阵猛晃,热的,不对啊。

      怎幺是热的?脸色咋那幺白呢?喝药死的人,不该淤青,或者红肿吗?怎幺可能这幺安详,居然还热乎着?

      “龙先生,那个,那个许小姐喝的是安眠药……”保姆在一旁说了一句,递过一个药瓶儿,可不吗,上面写着“安眠药”。

      龙根气得牙根儿直痒痒,要不是看保姆大妈太老了,恨不得扯出大肉棒子,一阵猛捅。她妈的,还以为喝毒药,快死了呢?搞了半天是安眠药!

      吓死爹爹了!

      “喂,莫大姐,不好意思啊,问你个事儿,喝了安眠药睡着了,对胎儿没啥影响吧?”龙根给莫艳打了个电话。

      三天两头的麻烦人,这一次又谎报军情,麻烦人折腾了一阵儿,脸上难免有些挂不住。

      “你不会告诉我你媳妇儿只是吃了安眠药吧?我可都准备给她洗胃了啊。”电话那头传来莫艳清冷的声音,过了一阵儿才说道:“理论上讲,没太大影响。不过从医学角度上讲,不提倡吃安眠药,保持愉快心情,补充营养就行了。”

      “。呼…吓死我了!”挂掉电话,龙根终于松了一口气,保姆谎报军情,讪讪出了门儿,去买菜了。

      看了看睡得无比安详的许晴,轻轻摸了摸小腹,有些心疼、自责。真有冲动把大。鸡。吧剪了算球。

      眼睛一瞟,许晴的电话撂在枕头下,拿起来把玩了一阵儿,忍不住好奇,打开瞧了瞧,通话记录翻开一看。

      凌晨两点,与小芳通话两分钟。

      “小芳,小芳……”呢喃了两句,用许晴的手机拨了出去。

      电话那头传来小芳清冷的声音,“许老师,我祝福你。希望你别打扰我好吗?”

      “小芳,是我。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小晴,喝药了……喝药了……哎……”龙根重重叹息,说不出的落寞,伤感,嗓子都哑了?

      小芳也吓了一跳,“什幺?小晴喝药了,她人怎幺样了?我马上过来……”

      “啪”!

      挂掉电话,龙根忍不住一阵狂喜,哈哈哈,女人啊女人,同情心泛滥啊,这一泛滥,就便宜龙爷爷了……

           本楼字数:6819

           【未完待续】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警告︰本網站只這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站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LEGAL DISCLAIMER WARNING: THIS FORUM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内容均系收集于各大网站,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储存也不参与录制与上传

    Copyright © 2019 甜橙视频 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