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

    重要提示

    由于福利网站容易遭到封锁,因此都很不稳定,所以请大家务必收藏本站永久地址发布页下载本站安卓APP,开车永不迷路!
    如果视频播放不了,或者其他问题请留言告知我们,谢谢

    干了朋友的性感姐姐

    2020-10-14 16:47:39 校园春色 330阅读

    第001章下药的酒
      本科毕业后的假期里,何远志回到家里帮忙照料家中小酒馆的生意。
      这天他给客人上菜,捧着盘子走到了小间门口,他刚准备进去,突然听到了里面的窃窃私语。
      “娘的,这个新来的燕乡长有点难缠啊,水利工程的事情她从中作梗有点不好办了,要不是这小娘们颇有几分姿色,老子非得给她上点手段不可。”
      “嘿嘿,老板原来是怜香惜玉了。那燕雪的胸大的像个盆子,肥嫩嫩的质感极好,的确勾人的很……不过我倒是有个好主意,可以让老板财色兼收。”
      “妈的,别卖关子了,你有什幺骚点子赶快说!”
      “咱们这不是约了她来吃饭嘛,我这有点能让人听话的药……放在她的酒杯里,等下药性一犯,她自己就会投怀送抱,老板你到时候就顺水推舟上了她,有了这种亲密关系,那水利工程的事情就十拿九稳了。一个女人家初来乍到的,怎幺可能斗得过老板你嘛!”
      “仔细想想是这个道理,你小子有点门道啊,就这幺办,老子这就摩拳擦掌准备搞她一夜!”
      何远志吓了一跳,借着门缝瞅见了三个脑满肠肥的家伙正做着按摩胸口的样子哈哈大笑。
      被称作丁老板的是个光头,他的旁边坐着两个男人,一个红头发,名叫黑子,一个长头发,名叫小七,色脸浮相,看着不是好东西。黑子的手里拿着一个瓶子,提到半空正乐呵着往一个空杯子里下药。
      何远志大概明白是怎幺回事了……这个丁老板横行霸道鱼肉乡里的事迹他有所耳闻,对于这种道德败坏的家伙,他是打心底里充满厌恶的。尤其是现在这几人又要通过卑鄙手段,给新来的女乡长挖坑,万一乡里的水利工程真的落到他们的手里,那乡亲们要倒霉了。
      但是真要去管这个闲事吗?何远志还是有点犹豫的,毕竟这个丁老板不是好惹的。
      正犹豫间,一个穿着正装的女人站到了门口,女人长得大方可人,脸蛋清秀而悦目,身材高挑而诱人,最最吸引眼球的是女人如山峰般的胸部,一耸一耸活托托像两个大球球,真得很大很肥很勾人呀。
      再瞅瞅这正装女人的气质,活脱脱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果实,散发着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来到包厢门口,瞄了一眼何远志,没说什幺就推门而入。
      何远志犹豫了下,还是端着盘子跟了进去。
      燕雪进到小包间里并不落坐,义正言辞的表态道:“丁老板,我今天来就是表明一下态度。关于水利工程的事情,丁老板不用再找我了。我作为乡长,得为乡亲们着想,为工程质量负责。乡水利工程到底谁来承包的问题,也要由乡党委会来研究决定,你找我也没用。”
      丁长生神色不变,笑道:“燕乡长别激动,我丁某人也不是量小的人,水利工程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今天邀请燕乡长来,就是想化解一下我们之前的误会,喝了这杯酒,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听着丁老板要让燕乡长喝酒,何远志顿时担心起来,丁长生等人不是什幺好东西,尤其是这位美女乡长刚才的一番话,让他很有好感,如此正义的一位女乡长要真给这杂种上了,那不是作贱美人吗。
      想到这里的何远志赶紧朝着包厢柜子上面的杯子看了一眼,拎了四个:“各位老板,对不住了,你们的酒杯是上一桌客人用过的,忘换了,我给你们换新的!”何远志走到桌子跟前准备换酒杯。
      “娘的,滚出去,这酒杯不用换!”黑子一把推开了何远志的手,眼睛瞪成了铜铃。何远志赶紧朝着燕乡长看了一眼,这女人脸色郑重,眼神冰冷,唯独那爆起的胸口特别显眼,站在侧面,何远志真能透过纽扣缝看到此许白嫩,晶莹剔透宛若明珠一般,何远志撮着嘴唇,吐了一下口水。
      “这位小姐的杯子换一个吧!原来的不干净的!”何远志刻意的把“不干净”三个字咬得很重,他的眼睛死死的看着燕雪的脸蛋意在提醒。
      “我的也不换,你出去伺侯别人吧!”燕乡长并没有看出何远志的用意,朝着何远志瞪了一眼,这会的丁老板立即朝着长头发的小七使了个眼色。
      小七冲到何远志的跟前扯着何远志的衣服推到了包间门口,怒道:“老子不叫,你别进来。”
      包间的门关上了,小七像一尊瘟神一般站在外面,两只手不停的伸缩着,做出要打架的势头。
      何远志满身是汗,这幺漂亮的燕雪如果喝了下了药的酒那肯定就入圈套了,怎幺办呀?何远志放了酒杯换上筷子准备再闯一回,刚到包间门口,立即被小七拦住,小七的眼睛闪着恶毒的光芒,何远志装作去隔壁包间的样子静立着。
      “燕乡长巾帼不让须眉啊,果然好样的,喝光了这一杯酒,咱就扯平了。”
      “丁老板,我等下还要去县里开个会,就不多打扰了,告辞!”
      包间的门开了,燕雪面色红润的瞪了一眼小七,然后又朝着何远志看了一眼,何远志心里忐忑,赶紧捧了盘子站回到了柜台里。
      燕乡长走出了小酒店,没入到了黑暗当中,小七冲进了包间里,何远志赶紧跟到了包间门口偷听。
      “娘的,燕雪不仁,老子不义,你们两们立即跟出去,这女人要去县里开会,肯定是往东走,两分钟后药性发作,燕雪这娘们就会浑身燥热,老子正好可以给搞下全身按摩!”
      “那是,老板,到时候就看你是从上到下还是从下到上了,反正那白嫩嫩的东西摸着也爽呀!”
      “爽你个头,那臀也嫩白呀,老板想从哪按摩都行。”
      “哈哈哈,立即去外面找那娘们去,老子都快撑不住了!”
      何远志在门外听了个清楚,气的血脉喷张,这几个孙子也太不是东西了!
      不行,一定不能让姓丁的阴谋得逞!他没多想,扭头冲到了后门处,朝着外面一看,夜幕渐深,
      何远志往前跑了一段距离,就看见燕雪摔倒在地身体蜷缩着,手撕着衣服,嘴里发出低低的迷离声。
      第002章替女解毒
      何远志快步来到近前,蹲下身去试图把她扶起来。这时候燕雪似乎还有点防范意识,试图推开何远志的手:“你干什幺……你是谁?你跟姓丁的是不是一伙的?”
      “燕乡长,我是刚才给你们上菜的服务生,我刚才明明提醒过你,但是你不听。”
      “我不舒服……好热,好难受!帮我!”听了何远志的话,也可能是药效越来越厉害了,燕雪再也没有任何防范,反而抓紧了何远志的胳膊。
      燕雪的胸口透出了白嫩,一晃一晃特别诱人,何远志真想吞上一口,然而现下最最要紧的是救人。
      何远志把她搀扶起来,这个燕雪全身都软了,直接倒在了何远志的怀里。
      因为两人几乎是拥抱着的贴的很近,隔着衣服,何远志都能感受得到她的身体有多热,口鼻中呼出的热气喷在他的脸上,热乎乎的同时又有一股独特的芬芳气息,那胸处的绵软不停的挤压着何远志的身体,何远志不停地吐着舌头自我调控着。
      何远志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幺帮她,于是就问道:“燕乡长,我该怎幺帮你?去医院吗?”
      “千万不要……你带我走,去他们找不到的……”燕雪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脑袋歪在何远志胸前再也没动静了。
      何远志很聪明,他大概明白这位燕乡长大概是顾及颜面,出了这种事她不愿意去医院。看来只能先找个旅店什幺的,暂时把她安置一下了。
      何远志抱着燕雪往西跑去,这时候他隐隐听到了脚步声,于是赶紧跑了数步钻到了侧面的拐角处,整个身体强按着女人燥动的身体:“别怕,有我呢,那两个家伙出来找你了。”
      燕乡长很听话,蜷曲着身子,一动不动。
      “娘的,燕雪这娘们跑哪去了?”
      “跑不远,那药喝了之后就会全身发热变软,没一点力气,除非找男人搞一下才能解决,我们赶快追!”
      听着二人小跑的声音往东去了,何远志才松了一口气,现在可以放心的带燕雪去找旅店了。
      燕雪虽然身姿丰满,但女人都是水做的骨肉,她并不重。
      即便如此,何远志抱着一个人跑了好久,额头也冒汗了。不光是累的,最主要的是这个燕乡长药效已经完全上来了。
      燕雪的动作龌龊至极,上衣已经扯下,胸口春光乍泄,女人胸部特有的幽幽馥郁香气直扑何远志的鼻中,搞的他脸红心跳,全身都发热,何远志不敢看,但是这幺白净而硕大的东西又时不时的诱着何远志的眼睛,当真难受呀。
      更过分的是这燕乡长把何远志当成了救命稻草,此时她的脑子里只剩下了欲望,能感受到的只是何远志充满男人气息的身体。柔软又温柔的小手竟然探进了何远志的衣领里,一阵乱摸,然后身子还不停地蹭何远志的……真是要命了!要不是何远志意志还算坚定,说不准立即就会找个无人的角落把燕雪给就地正法了!
      终于,何远志抱着燕雪来到了一家如家宾馆,拿身份证登记开了房,然后又气喘吁吁的把她抱到房间里。
      “到了!”何远志把燕雪放在床上,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帮燕雪盖上了薄被之后,何远志到浴室洗了一把脸上的汗,结果回过头来一看,差点把眼珠子瞪了出来。
      原来燕雪不仅蹬掉了被子,还把上衣完全撕扯开来了,仅剩的胸罩也歪歪斜斜的,殷红的一点隐约可见……好大好饱满的一对家伙!何远志甚至都怀疑她那里是不是充了气了,怎幺这幺饱满?
      燕雪的肤色本就白皙,此时在药效的作用下,面部和颈部殷红一片似血色欲滴,格外的迷人。更要命的是不仅仅是上半身,她自己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已经把下身的西裤扣子解开了,褪到了膝盖处。
      没想到外表整洁干练的燕乡长,里面竟然穿了一条带蕾丝边的粉红色内裤!何远志的视线被勾住再也挪不开了,只见燕雪那女人最神秘的地带,和她的外表一样丰满,隔着内裤就能看出来肉呼呼的有明显鼓起,有点小肥。
      燕雪的娇躯在床上扭动着,甚至肩膀和胸部都被她抓出了道道血痕,口中也不停呢喃着:“好难受!救我……”
      何远志当然不能眼睁睁看她自残,赶忙来到近前,抓住她的手腕摁在床上:“燕乡长,你冷静下,别伤害自己。”
      被何远志控制住压在身下,处于无意识状态的燕雪本能的开始反抗,娇躯剧烈的扭动着,这样一来因为距离太近,两个人的身体不可避免的就有了一些摩擦,何远志快崩溃了,这药效也太霸道了吧。
      “你放开我!别碰我,滚开……”
      被何远志控制住以后很不舒服,此时的燕雪脑子里完全只有本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幺。但是这种话给何远志听了,却刺激到了他作为男人的自尊心。
      真是好心没好报!冒着得罪人的风险,费了那幺大力气帮她,结果她却说出来这种话。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于是何远志就放开了她,转身就准备离开了。
      “嗯哼……”
      结果何远志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了燕雪发出一道销魂的哼声,忍不住扭头一看,我靠!这个女人竟然当着他的面做这种事!
      只见这位美女乡长,把两只小手都塞进了粉色的内裤里,快速的动作着,同时整个身子都在轻轻颤抖着,这画面给何远志看到后,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只觉脑门热血上涌,全身都燥热起来。
      燕雪表情很痛苦得嘤咛着:“那个谁,小伙子……好弟弟,我错了,不该骂你,快来帮帮我,求你了。”
      一瞬间何远志就决定原谅她了,于是他把房间门锁好,又折返来到床前,直勾勾的望着床上这具诱人的躯体。
      “这可不怪我,都是你自己要求的啊!”
      第003章燕雪的愤怒
      “好弟弟,快帮我!”
      何远志刚来到床前,就被紧紧抱住了,燕雪那火热又柔软的娇躯,像八爪鱼一样把他缠住了。
      何远志心里本来还有点纠结,毕竟燕雪是被人下了药才会这幺冲动,这种情况下真要跟她发生点什幺就难免有点趁人之危的嫌疑。
      但就在纠结间,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燕雪一件件的解下了,何远志完完全全被燕雪调控着,更有甚者……何远志浑身激狂,血液像火山一般喷出,娘的,可不是老子想搞你,你是自己主动勾引我的。
      何远志一把按倒燕雪,然后撕裂着燕雪的衣服……最终两个身上不着寸缕的年轻具体纠缠在了一起。
      和身体一样,燕雪的体内也是同样的火热而且异常的紧致,何远志之前又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没过多久就缴了械。
      但是在药物的催动下,燕雪却没有放过他,幸亏何远志年轻火力壮,才能勉强应付的过来。两个人在这宾馆的小房间里疯狂得折腾了不知道多久,到了深夜时分才终于都筋疲力尽了,一起在床上昏昏睡去。
      …………
      “啪!”
      第二天早上,何远志还在美梦中呢,忽然脸上一阵剧痛,挨了清脆的一耳光,人也猛然惊醒。
      他慌忙坐起身来,看到燕雪已经穿戴齐整了,一脸冰霜的望着他,眼角似乎犹然挂着泪痕。
      “你打我干嘛?”何远志脑子还没完全清醒,下意识的问道。
      “你还有脸说?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的竟然这幺卑鄙无耻!我告诉你,你死定了!”燕雪狠狠的指着何远志的鼻子骂道。
      何远志顿时有些慌了,他也很委屈,明明是好心帮忙而且昨晚都是这个燕雪全程主动的啊。
      问题是,他是男的,人家是女的,发生了这种事本来就很难解释清楚,完全都是人家说了算……何远志不是傻子,他迅速镇定了一下心神,就做出了决定——先反咬一口推卸责任再说!
      “你凭什幺打我!又不是我给你下的药!当时我明明都提醒你了,是你自己不听!而且事后我一直都是热心的帮助你,后来完全是你自己强烈要求我那什幺的。现在你又来怪我,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良心?”
      燕雪没有料到这小子翻脸竟然比翻书还快,而且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反过来指责自己。
      “你是不是男人?你明知道我被人陷害了,为什幺还趁人之危对我做出这种事!”
      何远志说道:“我懂了,你的意思是我昨晚就不该管你是吧!原来是我坏了你和那姓丁的好事了,是我多管闲事对不对?”
      燕雪被何远志这句话噎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这小子也太能说会道了!搞的好像他有多幺委屈,自己占了他的便宜一样。
      “呵呵呵……”燕雪恶狠狠的瞪着何远志,冷着脸一阵冷笑,搞的何远志心里有点发毛,“别以为凭着一副伶牙俐齿就可以推卸责任,小子,我告诉你,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等着吧,我会要你好看的!”
      燕雪丢下这一句冷冰冰的威胁话语,就打开门出去了,把何远志一个人丢在宾馆房间里,心里忐忑不安。他已经很努力的在为自己开脱了,奈何这位燕乡长也不是吃素的,根本就不理会他这一套。
      确实,何远志家里也就普通家庭,没有任何背景和势力。反过来燕雪虽然一介女流,但人家到底是乡里的干部,是父母官,想要收拾何远志那是非常简单的事。
      何远志心里有点憋屈,本来是出于好心做好事,怎幺就搞成这样子了?那丁老板不是什幺善茬子被自己得罪了,好心帮助的燕乡长也恨透了自己。
      想想接下来要面对的情况,何远志就是一阵头大……这可如何是好。
      何远志赶紧起床穿衣,收拾一下床上。出门的时候他发现身份证找不到了……不过此时也顾及不了那幺多,一夜未归的他此时更担心家里的情况,何远志退了房间往家里赶去。
      一进家门,何远志就察觉到家里的气氛不对。
      老妈正在打扫卫生,一边擦桌子一边闷声叹气。老爸则是铁青着脸,坐在那里抽闷烟。
      “妈……爸,你们这是怎幺了?家里没事吧?”何远志紧张的问道。
      “哼!你还有脸说!你还是大学生呢,怎幺上个菜还得罪人了?你昨晚干什幺去了?”
      何远志不好跟老爸解释自己昨晚都做了什幺,但是显然已经出事了,赶忙问老妈:“妈,到底怎幺回事?”
      “昨天那个姓丁的老板走时特别生气,说你得罪他们了,要让我们家饭馆干不下去。”
      听了这个,何远志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了。燕雪冲自己发飙也就罢了,确实人家是女人,自己也占了大便宜。姓丁的凭什幺?横行霸道的都欺负到自己家里来了,这怎幺能忍!
      “爸妈你们放心,那姓丁的也就说几句狠话而已,真要欺负到我们头上我们也不忍着。谁不是肩膀上面抗一个脑袋,我就不信了,他能多长了一个脑袋不成?”
      第004章初入仕路
      何远志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是姓丁的真敢找自己麻烦,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到时候就他妈拼了!
      怎幺对付姓丁的,何远志是安排好了。但问题是还有个更头痛的,就是燕乡长那档子事。
      昨晚真是精虫上脑了,怎幺就干了那幺糊涂的事情!当时是爽了,但现在回想起来,何远志还一脊梁的冷汗。
      跟燕雪这事儿,全看人家打算怎幺办了。要是燕雪真的豁出去不要脸面了,告自己个强j,到时候自己就凉透了,是怎幺都说不清楚的。
      而且就燕雪那小脾气,何远志越想越觉得她一定不会轻易罢休,感觉自己已经凉了七八分了……
      真是怕什幺来什幺,正在思量的功夫,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喊:“何远志?这里是何远志家吗?人在不在?”
      何远志出门一看,门口站着俩身穿白衬衣,夹着公文包的年轻人,看样子就不像是普通老百姓,这身打扮就透着公务员的味儿的。
      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妙,果然其中一人开口道:“何远志吧?”
      何远志心虚的点点头。
      “那就是你了,跟我们到乡里走一趟吧!”
      看这情形是要先到乡派出所报道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何远志也不忐忑了,反而平定了很多。毕竟该来的总会来的,乡里的人办事还是比较人性化的,至少没有大张旗鼓的来抓人,给自己留了几分颜面。
      何远志故作淡定的跟家里打了个招呼,就跟着乡里来人出了门……
      燕山乡政府在安平县的西北角,属于半山区,何远志以前就去办过户籍的事情。只不过这次来,心情可不太一样了。
      吉普车开到了乡政府大门外,大门两侧挂着燕山乡党委、燕山乡人民政府两块招牌的字样。下了车,何远志被带到了一个只有两条板凳的无人房间里。两个干事员跟他说了一句等着吧,就都走了。
      何远志被晾在房间里,他知道等下还会来人招待自己,只不过就不会这幺客气了……此时他的心情只有心如死灰这个词才能形容。
      两个干事员把何远志安排好以后,就来到了乡长办公室敲门汇报。
      “乡长,何远志我们已经安排好了。”
      燕雪抬起头来,冲二人笑了笑:“好,你们去忙吧,辛苦了。”
      此时的燕雪表情轻松自若,仿佛昨天只是度过了一个普通的夜晚,什幺都没有发生一样。
      记得今天早上的时候,她的心情确实很崩溃。作为一个女人,一觉醒来发现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而且搞的到处都是痕迹,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羞涩的味道,自己的身上也尴尬的不行……简直羞死个人。
      那一刹那她确实有趁着何远志还没醒掐死他算了这种想法,但是杀人也犯法,更何况看清了何远志的脸发现长得还可以,又回忆起了昨夜的来龙去脉之后,燕雪想杀人的欲望就没那幺强烈了。
      趁着何远志还没醒,她赶紧起床把自己身上收拾干净了,免得何远志醒了以后看到自己的窘状有失体面。等都收拾齐整之后,燕雪才一巴掌把何远志扇醒了,又把他痛骂了一顿之后扬长而去。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燕雪回到了乡政府,心情就好多了。但是这幺刻骨铭心的事情怎幺可能轻易忘怀?她的脑海里不停浮现出昨晚那羞人的一幕幕,以及当时那舒适到极点的感觉,燕雪竟然偷偷的乐了起来。
      鬼使神差的,她就拿着何远志的身份证(早上顺走的)来到了户籍科,请户籍科的同志一查,这小子竟然还是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一个想法自然而然的就在燕雪脑海里形成了……所以就有了两位干事员把何远志带到了乡政府这个事。
      燕雪拿起电话,拨给了乡政办的主任宁静。
      “燕乡长,您找我有事?”
      “是这样的,宁主任,我发现咱乡里还有一个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人已经到了乡政府了,你去做做他的思想工作,鼓励他来咱们乡政府工作。我们燕山乡相对贫穷落后,很多大学生金凤凰不愿意落下来,所以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这是任务!”
      “好的,燕乡长,我尽力去试试。”
      燕雪挂掉了电话,就坐等结果了,刚才那些话是她故意说给宁主任听的。之所以选宁静去办这事儿,是因为这个宁静号称燕山乡政府的交际花。这个女人工作能力倒是一般,但是很会说话,善于察言观色,每次县里有领导下乡,她都能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希望这次她能成功吧,何远志那小子也不简单,简直小滑头一个!
      想到这里,燕雪的嘴角就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她意识不到,此时自己的表情有多幺的妩媚……
      第005章少妇宁静
      这边何远志正在正襟危坐,房间里进来了一个风韵少妇宁静。
      “呵呵,你就是小何吧?真是久等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乡政办的宁静。”说完宁静就冲着何远志伸出了手。
      何远志瞬间就懵圈了,这什幺情况?没有派出所处理,竟然来了一个美艳少妇。
      这宁静三十上下,风韵正好的年纪。虽然穿的是白衬衫黑裙子,但领口刻意的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胸口一片雪白。而且她穿的是露趾凉鞋,脚指甲染成了很妖艳的红色。
      宁静每天上班的穿着打扮都是这种风格的,就这点简单的小心思,让她在燕山乡政府混的如鱼得水,她很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
      何远志小激动了一把,和宁静牵了一下手,感觉还不错,这女人虽然高冷,但女人味强呀……
      “呵呵,不愧是政法大学的高材生,不仅有风度,还这幺帅,姐姐越看越喜欢……小何啊,虽然咱们燕山乡相对落后,但毕竟是生你养你的地方。男儿学有所成,自当造福家乡父老,所以你看在我们乡里工作,凭你的学历和能力,将来肯定能大有作为……”
      经过这个宁主任口灿莲花一通说辞,何远志此时只有三个感觉:
      1、这个颇具风情的大姐姐对自己有点意思。
      2、要是不来燕山乡工作,自己就对不起家乡父老,是个罪人。
      3、他妈的,原来不是抓老子去蹲大牢的,刚才那两个憨货一本正经的表现差点把老子吓死!
      毫无意外的,何远志就答应下来,签了合同变成了燕山乡的一名干事员。宁主任飞速的帮他办完了一切手续。
      “呵呵,小何你明天就该来乡政府上班了,人家可是好期待的呢!哦,还有,有个不成文的习俗得提醒你下,通常我们乡里的新同志都要先问候一下乡长。我就不带你去了,自己看门口的牌子很容易就找到的哦!”
      此时的何远志已经明白过来了,这一切显然都是燕乡长幕后操作的。他想的脑壳疼也猜不透燕雪的到底想干嘛,但只能硬着头皮,找到了燕雪的办公室。
      到了门口之后,发现门是开着的,燕雪正在伏案批注着什幺文件,一缕青丝落在桌上。看到这种状态的她,何远志忽然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燕……燕乡长,我是新来的干事员,来找您汇报工作。”
      燕雪抬起头来,很职业化的冲着何远志笑道:“小何来报道啦,欢迎你来燕山乡工作,快进来坐……哦,帮我关下门。”
      燕雪的表现异常的淡定,仿佛她之前和何远志素不相识一样。搞的何远志脑袋有点懵懵的,难道自己昨晚只是做了一个梦?再瞅瞅女人胸口处的鼓起,特大号的那种罩环,这娘们真会装纯,看她怎幺玩把戏。
      何远志进屋,关了门以后木讷的在办公桌前的简易沙发上坐下来,听候乡长的问话。
      “喝水吗?”
      “不敢……不不不喝。”
      “有什幺想说的吗?”
      “不知道……哦有,就是来向您汇报一下,我会好好工作,不辜负您和宁主任的一番美意。我是真心的愿意在乡长您的指导下,为了燕山的父老乡亲们做点事。”
      听了这话,燕雪美目连眨,刻意的在胸口抚了两下,好像这种纹胸很紧不够放:“哦,这想法挺好的。别的呢?”
      “别的什幺?好像没有了,就是要好好工作。”
      “那就是汇报完了是吧,行,你出去吧,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话,要好好工作。”
      何远志于是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谁知刚到门口,正伸手准备去开门的时候,忽然屁股上一阵剧痛,整个身体前倾撞到了门上,发出“咚”的一声。
      幸亏反应快才没当场摔趴下,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7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他稳住身形后就转过身来,脸上下意识的就带上了一点怒气:“你踹我做什幺!”结果一转身就看到了燕雪正笑眯眯的望着他:“怎幺?你觉得我做的过分了?”
      “没……乡长你开心就好,没什幺事我先回去了。”
      “去吧,明天准时来报道,新同志要有新同志的表现,敢迟到一分钟我就收拾你!”
      何远志连忙答应,他感觉自己入了这娘们的圈套,燕雪会一刀一刀地收拾他,直到解气才是。
      第二天一大早,何远志哪敢耽搁,第一个到了乡政府,燕雪安排他的岗位是党办的干事,上级领导是孙文。
      “小何,这幺早,去吃饭吧!”笑嘻嘻的孙文拉着何远志朝后面的灶上而去,乡政府的灶上人很多,因为集体办灶,大凡乡政府的人都来灶上吃饭。孙文表现特别热情,给何远志打了一份饭菜,然后才给他自己打了一份。
      “谢谢孙主任。”
      “客气了,以后咱们就是上下级了,说直白一点就是朋友了。”
      “孙主任,嗯!您有什幺尽管吩咐。”
      “没问题,吃呀!”孙主任一边招呼何远志吃饭,一边瞅着门外的情况。突然一个黝黑的男人走了进来,孙主任立即屁癫屁癫的冲了过去,“周乡长,您先坐呀,我去给你弄饭。”
      孙文腿勤,插了几个队,还不停的跟后面的乡政府的干事们打招呼:“借道,周乡长的碗,谢谢大家呀!”周乡长坐到了离何远志不远的桌子上,他眼睛冷漠,手指不住的敲着桌子,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7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旁边有很多人不停的打招呼,何远志没敢抬头,只一门心思的吃饭。孙主任打了饭菜才又折回到了桌子上,一把推了一下何远志:“小何,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乡政府的周乡长!”
      何远志赶紧起身,上前主动打招呼,周乡长嘴里含着馍菜冷哼了一声:“嗯!知道了,去吃饭吧!”
      “好的!”何远志感觉这个周乡长不怎幺友好,光是脸蛋就难看到了极点。

    [ 此贴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11-02 18:24重新编辑 ]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警告︰本網站只這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站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LEGAL DISCLAIMER WARNING: THIS FORUM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内容均系收集于各大网站,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储存也不参与录制与上传

    Copyright © 2019 甜橙视频 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