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

    重要提示

    由于福利网站容易遭到封锁,因此都很不稳定,所以请大家务必收藏本站永久地址发布页下载本站安卓APP,开车永不迷路!
    如果视频播放不了,或者其他问题请留言告知我们,谢谢

    宋徽宗秘史(完)作者:北斗星司

    2020-10-22 12:37:50 古典武侠 177阅读


    北宋时首都在汴京(今日河南开封),又叫东京,十分繁荣,在这时,就出
    现了大批妓院,即是文人叫的「秦楼楚馆、花街柳巷」。
      有妓院,就有名妓,她们的豔名,连皇帝也有动心思,并出现皇帝也叫鸡。
      在妓女中,以迷倒宋徽宗赵佶的李师师最为出名,她不单止迷倒了皇帝,连
    当时不少才子如秦少游、周邦彦亦对她展开追求,不过,李师师是吊起来卖,自
    高身价。
      宋徽宗后宫有佳丽三千,为什幺他还要「叫鸡」(召妓)呢?最主要是透过
    太监张迪而知道叫鸡的过程,而赵佶这个皇帝,是在这晚后产生嫖妓的念头。
      赵佶写完了书法,就去找一个叫淑妃的出火。
      这位淑妃年方二十,是大臣张景的女儿。
      赵佶喝了些酒,他已经近五十岁,虽然是皇帝,但「起头」较慢是免不了。
      淑妃对于赵佶,是十分拘谨的,她到底是大家闺秀。
      赵佶扒开了她的衣服。
      因为她知道要被皇帝临幸,所以没有用胸兜等遮掩物,扯开裙子,就是一具
    裸体。
      淑妃的体脂是瘦瘦的,她两个乳房十分细小,皇帝双掌就可以掌捏住。
      淑妃的乳房细小,乳头亦不大,她的小腹平坦,腰肢娇幼,但明致是瘦骨嶙
    峋,在肚跻下,淑妃的阴毛十分浓密,而她腋下的腋毛,亦十分浓密。
      赵佶有点酒意,就压在淑妃的身上。
      淑妃娇小,被赵佶压住,她的呼吸有点困难,不过,她不敢推开皇帝,亦不
    敢叫。
      赵佶满是酒意,就吻落她的小口上。
      淑妃有点抗拒,但她还是迎合着皇帝,她伸出舌尖,让赵佶吻着。
      「淑妃…」他一边吻,手就按在她的小乳房上。
      赵佶的手瘦长,五指一抓,就抓住她的小乳房。
      少女的乳房挺结实、坚挺的,皇帝大力地搓揉,淑妃觉得有点痛,赵佶搓的
    太大力了。
      她只是蹙了蹙眉,不敢呼痛,对于皇帝,她是要逆来顺受。赵佶一边吻,一
    边搓乳。他对于淑妃像木美人一样,已经见怪不怪,在后宫佳丽中,大部分表现
    均是一样。
      他的嘴吻了她的小嘴一会,皇帝有些冲动了。
      赵佶似乎嗅到一些体味,是由淑妃传出的,那是她的腋下。
      淑妃在「临幸」前,已经洗过澡,不过,她等了皇帝半晚,腋下不免有点汗。
      有汗渍自然有气味。
      赵佶就吻向她的腋窝。
      「哎……」淑妃轻呼了一声,她对赵佶的鼻子、口唇在自己的腋毛上揩擦,
    有痕痒的感觉,不过她叫了一声,而就红起来,她是閑秀,在床上不能叫。
      但赵佶的动作令她十分难受,他除了用鼻嗅之外,还用舌头去舐她的腋窝,
    这令她招架不来。
      他舐在她的肉上,有点鹹味,赵佶在挑情上是有一手的。
      「女人喜欢被男人搂抱,抱着她吻,她的气往上沖,面孔就发热,这时可以
    向她呵气…接下来,她的乳房会变得更结实,鼻尖会冒出汗珠…接下来,她的舌
    头变得薄而滑…再下来,她的阴道有分泌,会弄湿大腿内侧和屁股…女人这时十
    分希望用肉棒插她,她的喉咙会干起来,不住吞口涎,这时就要将阳具插入…」
    赵佶一边而想一面观察淑妃的神情。
      她还是半闭着双眼,面颊发红,但鼻尖上就有些汗珠冒出来。
      赵佶舐她的脸窝,令淑妃的牝户开始有浮水冒出。
      「假如我的妃子能够叫出来,大声喘气,这是多幺好…」赵佶想她叫床,但
    淑妃就拚命忍住不叫。
      不过,她在赵佶挑情下,还是有反应,她的小腹很白然地扭动,好像对赵佶
    提出:「进来吧!」
      赵佶的手仍按在她小巧的乳房上,他可以感觉到,她的小乳房是丰满了少许,
    而她的乳头是发硬,凸起。
      她被赵佶舔了片刻,就已经有反应,赵佶喜欢舔舐女人腋窝,那里具有鹹鹹
    的味道,经过啜女人的奶,啜不出东西来。
      「淑妃,很难受是不是?」赵佶的口移离她的腋窝。
      淑妃的面孔更红了,她娇羞地点了点头,跟着闭上眼。
      赵佶对这个比自己细二十多年的妃子,有一股「征服」的快感,他这时再俯
    下头来,张嘴就含住她一颗乳头。
      她的乳头像小红枣般,硬硬地凸起。
      赵佶的舌头,舐在她的奶尖上。
      「哎…呀…」淑妃忍不住叫了一声,但她很快就以为自己失仪,慌忙闭上眼。
      她的娇躯不住发抖,这是她动情表示。
      赵佶轻咬住她的乳头吮。
      淑妃未生养过,但吮奶吸头带来的快感,令她的牝户特别是两扇阴阳皮产生
    一阵抖动。
      她体内的淫水大量流出。
      女人的淫汁是不竭的泉源,高大的北地胭脂和娇小的南国佳丽,同样流出大
    量做暖、带点滑滑的汁来。
      淑妃的嘴有点干,她连连吞口水,这是她兴奋到顶点的反应,她的身在抖,
    牝户像抽筋似的赵佶一边吮,一边看她的神情他小腹下的阳具,开始有点硬。
      赵佶的命根勃硬时有五寸多长,他是太平皇帝,大部分时问花在书画、女人
    身上,所以他的龟头是黑黑的。
      淑妃的肉穴被她浓浓的阴毛所遮盖,赵佶要拨开她的毛毛,才可以看到她流
    水潺潺的洞口。
      淑妃双眼观白,鼻尖冒出来的汗珠较以前多。
      她的动作是任由赵佶摆布,但他只有七、八分硬。
      他的肉棒并未完全勃硬,虽然可以插入,但不够硬,始终不够快感。
      赵佶的手,扳开她两条大飕,他的手指将她长长的阴毛拨开,他一手指在她
    的阴唇顶揩了揩。
      赵佶的手指扫过淑妃的阴核,这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哟……」淑妃把牙齿紧咬。
      他拨弄她的阴核,令她失神,她不敢大叫,只好把牙曲紧咬。
      赵佶只见她牙关打战,又不作声,他这时淫心亦大动,于是握住「龙鞭」,
    就朝淑妃的牝户一挺。
      「喔!」女人被男人挺入时,多少亦会低呼一声,她被皇帝的束西一挺而入,
    虽然淫水多,但仍是有些难受,因娇小女孩,阴道比较浅窄,而赵佶的东西入,
    所以把她撑得阴唇反开。
      宋之时,认为女人的阴道共深八寸,第一寸的部位叫琴弦,而第二叫菱齿,
    其深二寸,第三称妥溪,深度是三寸,第四叫玄珠,深四寸,第五称毂实,深五
    寸,第六叫愈阙,六寸深,第七叫昆户,深七寸,第八叫北极,深八寸。
      男人和女人交合,男的阳具不可以插办太深,插得深会伤害女的身烟,如插
    入五寸,到穀实位贸,就会伤女的肝,一插到底至「北极」,就令女的脾受伤。
    所以抽插时,多数是九浅,到「妥溪」地方就算,一深最好到「玄珠」位置,这
    样就不会伤及女的内脏。
      赵佶的东西五寸多长,一下到底就伤淑妃的肝,所以他只入了四寸,就停了
    蔔来。
      淑妃不敢叫,只是大力搂住举帝不断颤。
      赵佶跟随过道士修炼,道家认为:男人的阳具插入牝户内,应该停留一段时
    问不动,好让龟头吸纳女的淫水,达到采阴补阳的效果。
      赵佶的阳具就浸在淑妃体内,他不动,好让自己吸收她的阴精,而她起初还
    可「适应」,但浸得久了,没有摩擦的快感,令得她忍不住扭动起屁股来。
      她的屁股轻轻往上挺了几下,赵佶忍不住淫笑起来:「妳很想要是不是?」
      这样的问题,令淑妃由脸红平颈,她是大臣之女,在皇帝面前颇示自己的娇
    态,她怕皇帝笑她「无家教」,自然羞得像偷喝了酒,马上连连摇头。
      赵佶见她羞态可爱,而他的命根浸了这庆久,亦有九分硬,于是九浅一深,
    就直插着淑妃。
      他起初还怜香惜玉,到后来,忍耐不住了,下下直到玄珠部位,令她双眼翻
    白,张开口只是喘气。
      赵佶又插了进来,他突然感到龟头一阵麻酥:「朕要丢了……哎……哎……
    这就赏妳吧!」
      他话未完,龟头就上下抖动,「龙涎」狂泄而出。
      淑妃只是大力搂住皇帝,让他射个乾净。
      赵佶射了精,爬起来穿回衣服,而宫娥亦马上来到榻前,扶起淑妃,帮她穿
    回衣服,带她离开。
      这样的交合,任凭皇帝做主动,妃嫔只是承受,玩多了自然没有快感。
      过了二天,赵佶上完朝,就向他亲信的太监张迪问:「人说汴梁多美人,胜
    过宫内的木美人,只是躺在下边,战战兢兢,朕玩得不过瘾,你可以找个绝色,
    给朕试试民问的绝色吗?」
      张迪这太监被赵佶信任,就是他有本事带皇帝去玩,他听到皇帝要玩,就想
    到带皇帝去「叫鸡」。
      「皇上,汴京的美女,排第一的叫李师师,现时不少才子都在迫求她,好像
    秦少游,周邦彦都欲一亲香泽,不过李师师不颇接平凡的客人,皇上要玩,应该
    试一试李师师!」
      赵佶有点心动:「这李师师美在哪里?」
      「她不单是才女,还身段修长,腰肢纤幼,小脚细细,秦少游就填了多首词
    想打动她芳心。不过秦没有银子,李师师的妈妈看不起他!」
      李师师的妈,就是鸨母,她叫李姥姥,有师师这幺一株摇钱树,自然奇货可
    居。
      赵佶亦感觉十分兴趣,就吩叫宫人拿大内的黄金、明珠交给张她:「你去替
    朕安排一下,但不要透露朕是天子,你说东京有一富商赵乙,仰慕李师师,要包
    她十天,你找她的妈安排好,朕就和你出宫!」
      张迪拿了黄金、明珠,就去找李姥姥,她一见足足是一般人十年的收入,自
    然心动,就去和李师师说:「汴京富翁赵乙包妳十天,我已经答允,妳明天打扮
    一下,晚上我就叫他来。」
      李师师眉一皱:「又是老头子?我不要!」
      李姥姥陪上笑脸:「乖女呀,用人家十年的收入来找妳陪十天,这人钱多到
    不得了,青楼名妓要的是银子,妳想一想,见见这富豪,对妳也有好处呀!」
      李师师有点委曲地:「好,就见他一次,如果不合眼缘,我才不要和他来!」
      李姥姥听到师师答应。马上回复张迪。
      第二天晚上,赵佶带了大内高手二十多人,打扮成随从样子,他就换上商人
    服装,和张迪到青楼之中。
      李姥姥见到赵佶的排场,已知他是多金之士,马上安排到一间豪华的房内,
    然后叫师师来见。
      李师师经过打扮,画了眉,搽了胭脂,那白裹透红的皮肤,婀娜的体态,呼
    吸时胸部一起一伏,真令不少才子名士拜倒在大腿下。
      赵佶一见李师师亦有惊豔的感觉:「李师师,果然名不虚传,美得很!」
      李师师见赵佶上了年纪,心里有点不快:「老头子,又有鬍鬚,一点不吸引!!」
      她一生气,就称不舒服,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张迪吓了一跳,马上拉住李姥姥:「妳怎搞的?」
      李姥姥不想赵佶这幺快得得手,亦陪笑:「师师有点不舒!」赵佶这时已经
    神魂颠倒,他站起起来,「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看!」他马上走向李师师房,
    也不拍门就推们而入。
      李师师吓了一跳:「你…你胆敢入我的房?」
      她挥掌想打赵佶,但为他捉住手,赵佶跟着在她的粉脸上香了一口。
      「你……你……」李师师十分生气,她想再动手打赵佶。
      「妳可以碰朕吗?」赵佶见她的桌上有纸,有印盒,就从腰间掏了一颗玉印
    来,在纸上印了个硃印。
      「呀!」李师师吓得呆住了。
      纸上印的是「徽宗皇帝之玺」,这是皇帝的印。
      李师师跪了下来:「你……你……」
      赵佶扶起了她:「不要让外边的人知道。」
      张迪见皇帝入了房,马上吩咐大内高手四面散开,他拉了李姥姥到楼下:
    「不要打扰!」
      李师师知道赵佶是皇帝。自然换过另一个面孔,她不觉得赵佶老了,反而觉
    得他十分有威仪。
      「皇上,请宽衣!」她像人妻一样,替赵佶脱去外衣,她还按摩他按摩肩膊
    几下。
      这些动作是赵佶在皇宫内所享受不到的,他十分惬意,就一把搂住她的纤腰。
      她的腰十分幼,十分软,赵佶的手搂着时,可以感到她腰的幼。
      李师师在身上关节位置搽上玫瑰花油,身上发出清香,赵佶又使出他的调情
    手法,就搂住李师师亲嘴。
      李师师的反应十分热烈,她不像宫里的妃嫔,总是被动,她主动地,双手搂
    住他的颈,把舌头伸入他口腔内,李师师的舌显缠住赵佶舌头,互相纠缠一起。
      李师师闭上眼睛,虽然赵佶唇边的须令她十分痒,她仍然忍住笑,她的胸贴
    着他的心房,赵佶可以感受她乳房的跃动。
      他可以感到她的乳房又浑圆又大,虽然两人身上均有衣服,丰挺的乳房,在
    赵佶心口上压平的感觉,令他的手忍不住狂乱起来。
      他右手按在她的左乳上。
      「唔……你好坏……」李师师从鼻夹喷出声音,女人用鼻音时,十分引诱人,
    宫内的嫔妃,就不敢用这样骚、娇的声音。
      「呀……」她略为挣扎,但手就按住赵佶的手。
      他五指张开,抓住她软软的乳房。
      她的奶子很大,不像淑妃的随手一捉,赵佶的手不能掌握,但他可以感到她
    的软肉温馨。
      隔着衣服的抚弄,赵佶感到不够快意,他挣开她的手,从她的衣襟伸了进去。
      「唔……不要嘛……」李师师的鼻音又叫起来,她十分软,十分甜的声音,
    令赵佶亢奋。
      他的手按在她的乳头上,赵估的指尖,可以搓弄她的奶尖及乳晕。
      赵佶的手指,在她的乳头摸来摸去,她的奶尖是凹下的,但经他的手指撩拨
    后,她的乳头就开始凸起,有些发硬。
      李师师是名妓,她的乳房不轻易给男人玩弄,而赵佶可以轻易直捣禁区,是
    他做皇帝的缘故。
      一个女人能够令皇帝迷恋,那是十分光荣的,皇帝召妓更加「名留青史」,
    所以,李师师任他一边吻,一边抚摸。
      赵佶一点也不急,有些男人摸摸揉揉几下,自己就硬起来,急着要打洞,但
    赵佶却是慢条斯理。
      爱抚女人就如同慢火煎鱼,要一下一下的来,李师师遇到对手了。
      「皇上……」她的身子往后靠,在床上躺了下来,她的衣服被他扯开。
      在烛光下,他可以看到她雪白的肌肤。
      李师师十分白,和宫中妃嫔一样白,但讲到娇喘,就胜过赵佶的妃嫔。
      赵佶压在她的身上,他的手扯开她的裙带。
      裙子一拉开来,他见到她雪白、修长的大腿。
      她身上除了一个胸兜外,就只有亵裤。
      她两个大乳房,两颗凸起的乳头,清晰可见,赵佶吞了口涎沫:「果然是尤
    物!」
      李师师就望看赵佶的下体,他那果已经隆起,有五、六分硬。
      她的手指尖碰在他的肉囊上。
      赵佶的呼吸急促起来,宫中的妃嫔就不敢碰他的身体。
      李师师的手指,轻拈着他的阴蠹。在他两颗小丸子上轻轻地搓揉。
      「噢……噢……」赵佶呻吟起来。
      他从来未试过这种挑逗,她的指尖,校看他两粒春子,赵佶的阴囊,则慢俊
    地鼓起。
      男人的肉囊,平时是扁扁的,只有欲火燃起,才会「鼓」起来,李师师自然
    明白这道理。
      「师师……噢……」赵佶被她搓揉着睪丸,有点彻痛,亦有点快感,他的阴
    蠹有反应了。
      不过,赵佶到底是上了年纪,他要勃起并不是马上可办到。
      李师师突然又做出令赵佶想不到的事来。
      她突然推开他,跟着跪了下来。
      「噢……噢……」赵佶口里发出欢愉呻吟。
      他后宫里的妃子,都是拘谨,只忍受皇帝摆布,但李师师就不一样,她跪下
    来张开朱曆,伸长舌尖,就舔在他的肉溃上。
      「呀……呀……」赵佶乐得闭上眼。
      她一下又一下的舐,令他每根血管都膨胀起来,而李师师除了舐,还用口轻
    咬他两颗小丸子。
      这种刺激是赵佶以前未享受过。
      「啧……啧……」李师师不断舐,不停轻咙,他的东西就勃硬了五、六分。
      赵佶的手按住她的头,双足不断抖动。
      李师师知道他十分受用,她又作出更挑逗的行动。
      她突然张开小嘴,把他半硬半软的东西含在口腔内。
      「噢……师师……呀……好……好……」赵佶连声音也变了。
      她的舌头十分灵活,不止是舐,还轻轻地啜。
      「喔……喔……」赵佶并不是没有试过这样的滋味,但是一个绝色美女,快
    慢有节奏地做,他就第一次尝到。
      李师师的舌头,绕看他紫黑色的大头舔了几个圈,跟着就含着他的小光头,
    一下又一下的吮。
      她温暖、湿濡的口腔,把他的肉捧呵了又呵,令这根「冰冷」的肉茎,变得
    温暖起来。
      赵佶脑顶的血液,往下体里沖,他的肉鞭不断勃起,有六、七分力度了。
      李师师的小嘴,被他的大东西撑得胀胀的,她的喉咙被赵佶的「人头」顶住,
    有点透不过气来。
      李师师的粉脸排红,鼻尖胃出汗珠来,她起劲的吮,令她有些香汗。
      赵佶被她吮着「龙鞭」,他只觉得丹田火烫。
      「师师……」他拉起了她,两人一滚,又滚落床上。
      赵佶捧起她一条雪白的大腿。
      李师师的肌肤十分滑,她的小足是扎过脚的,小巧得仅可盈握,而她的小腿
    修长,摸上去是滑不留手。
      「好滑的腿!」赵佶吻在她的足踝上,他的口沿着她的小腿吻上去。
      赵佶唇边的鬍子揩在她的嫩肉上,李师师有点痒,她的腿轻抖起来,她想笑,
    但一笑就会破坏戒气,她忍住。
      他亦学到李师师的一套,伸出舌头来,在她的粉腿上舐。
      赵佶将师师的腿抬高,就沿着她的足踝一直往上舐。
      「呀……呀……」师师亦呻吟起来。
      他的舌头舐过她的膝盖,到达她的大腿上时,她真的兴奋起来,赵佶亦伦看
    看她的表情。
      「女人动情,首先是面上泛出红霞,双眼和眼瞇起,这是心气动;接下来,
    她的眼会反白,呼吸急促,一到达这样子,是她的肺气亦动;再接下来,她的身
    体会自然扭动,牝户张开,淫水氾滥,这是肾气动,这时插入。女的很快就有高
    潮。此刻用上,九浅一深的方法去抽插,她很易就得到满足!」
      赵佶曾经道家研究过房中术,他在妃嫔身上施展,总觉得不够过总,这次在
    李师师身上,他要尽情施展出来。
      他在师师的大腿上舐,她开始招架不住。
      「皇上……不要嘛……」她用鼻息发出声音来,赵佶的口并没有吻上她的牝
    户,只是在她的大腿上舐,但已经令她忍不住,师师呻吟了。
      赵佶起初时只舐她大腿的正面,慢慢地就舐向她的大腿内侧,他的淫舌离她
    的阴户只有那近近的几寸。
      这样是十分刺激的,他的挑逗却未触及她的要害,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希
    望有人吻她的阴部。
      但皇帝不可能去亲那地方。
      李师师表面上亦不颇皇帝碰她那里,但她又十分希望男人进攻她那方地方。
      「皇上……你好坏呀……」她呻吟着,大腿张了开来又稍梢合上,她的淫汁
    不断增加。
      李师师已经肾气动。
      但赵佶仍然没有「发动最后攻击」,他的口仍在她的大腿内侧游栘,他的舌
    头舐在她大腿和牝户交界的肉上。
      赵佶的鼻子已闻到她分泌出来的气味。
      女人的分泌,始终是有些腥腥的味道,师师虽然用了大量玫瑰花油搽在身也
    上,但遮盖不了淫汁的味道。
      赵佶闻到这些气味,有点像鱼味,他喜欢吃河鲜,所以对气味不感到恶臭。
      他很想试一试这种滋味,但他是皇帝,不能替名妓「舐盘子」。
      「哎……哎……」李师师像病了一样,不断呻吟。
      赵佶从她的呻吟声,知道她已经十分饑渴。
      名妓被赵佶的调情导致变成「淫娃」。
      她的身子扭来扭去,师师已经鬓乱钗仪。
      赵佶又「出招」,他的头在她牝户旁舐来舐去,向她两条大腿「进攻」后,
    他突然爬了起来,伏落她的胸脯上。
      他半边脸颊,紧压着她一对乳房。
      李师师的奶子,乳头已凸起,虽然不是很硬,但两粒嫣红的乳头,已经充血
    发硬,变成浅啡色。
      赵佶张嘴就含住,他伸长舌头,绕着她不断舐
      除了舔之外,他还大口大口的吮。
      李师师虽然未生过孩子,但被男人咬住来啜,这种快感令她不克自持
      「皇上……你要奴家……奴家的命……」
      她喘着气,断断续续地呻吟,她的身体扭动加快。
      赵佶对自己的功夫显然十分满意,他仍然不断施展,要令李师师「忘不了」!
      他咬住她一颗乳头啜,另一只手就按住她一边乳房,用手掌热力去搓她的奶
    头。
      「皇上……」李师师的小腹往上迎,赵佶的阳具就贴紧她的肚脐,揩来揩去。
      李师师的手,抓者赵佶的背脊:「哎……哎呀……」她的鼻息、喘气愈来愈
    急促。
      赵佶可以感受到她两颗乳头凸硬,下体亦一片湿淋淋。
      他这时托起她一边玉腿,将那根十分硬的「黑柴」斜斜地刺人她的牝户内。
      「喔……」李师师的细眼反白,她本能地双驰一夹,将赵佶的阳具夹住。
      赵佶这时想抽送,但肉棍被夹着,一时问拔不出来,不过他又觉得十分过瘾,
    男人的快感,是来自女人阴户的紧窄,李师师夹紧两条大腿,就有这般快感。
      师师这一招,是为了保护自己,男人大部分一插之后,就大力乱沖乱撞,女
    人的子宫很多时会遭撞伤,师师亦怕赵佶一插入就冲刺弄伤自己,她为了自保,
    所以夹紧双腿。
      赵佶的肉茎在她阴道内停留首,师师的淫汁不断分泌,慢慢地,她又鬆开两
    条腿。
      赵佶这个风流皇帝,在女人身上的经脸不少,他见到师师张开腿,就九浅一
    深地抽送起来。
      他连连地插了五、六十下,师师被他插得眉眼如丝,小腹下不断起伏,屁股
    一抛一顿,配合着赵佶的抽送。
      「哎……呀……呀……」师师捱了数十下,她下边的分泌愈来愈多,赵佶有
    好几次滑脱出来。
      她半真半假地,搂着赵佶的颈:「皇上……你好劲……啊……」
      师师的叫床声,是宫内的妃嫔所无的,妃子叫床,不懂配合赵佶的动作,李
    师师就不同,赵佶大力的一下,她观叫得晌一些;他浅浅地插时,她的哼叫就轻
    一些,这样的配合,令赵佶听得舒服。
      他插了百多下后,又来换一个姿势,也将师师两条修长大腿并排搁在自己肩
    膊上,再托起她的香臀,这样他就可以看到自己的东西在她的牝户内出出入入。
      这样的摩擦,来得紧密,李师师捱了百多下,她已经有高潮将到的感觉。
      「皇上……我……我不活啦……」她的呼吸急促起来,不待赵佶转换姿势,
    她已经把拦在他胳膊上两条腿垂了下来,改为钳看赵佶的腰,再扭动屁股。
      女人争取「主动」,赵佶自然十分欢喜,他又九浅一深的捅了二、三十下,
    把李师师「丢」得两眼只剩一条白绫:「噢……噢……皇上哟……」
      她高潮到了,阴道内喷出一股阴精来。
      赵佶只感到肉茎被水浸着似的,李师师这时亦使出绝招,她猛地把腰肢挺起,
    屁股亦昂起,然后整个人往后弯!
      「咦……美人……」赵佶料不到师师这幺好腰力,他的肉捧在她的隧道内,
    被拗得弯曲起来,那「小龙头」碰到她的嫩肉上,她夹住,马上酥酥麻麻的。
      赵佶只感到十分惬意,畅快,由他的脑顶一立传到龟上,他打了个冷颤:
    「噢喽……朕……朕去了……」
      他连连打了两个冷战,李师师十分熟练,她生怕赵佶感染凉气,马上用手紧
    抱住他的脊背:「皇上……保重……」
      赵佶一边打冷颤,赵家的「子子孙孙」就一泄如注,全部给李师师。
      她搂看他,吞噬他每一点滴精液。
      赵佶发抖了几蔔,才把精射完,他已经上了年纪。射出来的东西不会太多。
      赵佶亦大力搂住师师:「可人儿……心肝……妳真好……」
      两人紧搂了一会,直到赵佶的阳物变软,从她的牝户滑出来。
      「皇上,待奴婢帮皇上清洗下……」李师师想爬起来。
      但赵佶就搂着她:「不急,朕好想抱住妳!」
      师师柔若无骨,又饮又滑他才捨不得放开。
      张迪在妓院内等了二个多时辰,他不敢催促赵佶,但五更皇帝要临朝,要满
    朝文武等候,皇帝又因「叫鸡」而失了蹤,一旦事泄还成何体统。
      张迪有点心急,他怕皇帝忘了回宫,在无法可想下,他只有大声咳嗽。
      赵佶听到咳声,他才推开师师:「朕要走了,十天后再来,妳今后不必再陪
    其他人客,朕给妳包了!」
      他除下身上一个玉佩,这是大内之物,值几千两银子:「这送给妳,明天朕
    再叫张迪送千两黄金来!」
      李师师自然眉开眼笑,她帮赵佶洗过下馒,然后穿回衣服,送皇帝离开。
      赵佶在五更前,匆匆赶回皇宫临朝。
      但这天他自然不够精神。
      「召妓比在宫内玩快活得多了,这李师师是尤物,她若非是妓女,朕就收她
    入宫……」赵佶拉过张迪:「你再去打探一下,外面还有甚幺美女没有,朕还想
    试试其他的佳丽,不过一定要秘密的!」
      这期问,赵佶仍不时会找李师师。
      对着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李师师自然有点厌倦他,哪个姐儿不爱俊男,加
    上追求师师的「才子」不少,有一个周邦彦因为人俊,又精通音律,李师师很多
    时就请他入闺房,一齐谈心。
      这晚,初更过后,周邦彦又模到李姥姥那里,师师一见他,马上芳心冲动,
    叫他入房。
      「师师!」周邦彦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在她的面上亲了一口,师师依偎在美
    男怀里,自然心摇魄蕩。
      周邦彦的手由她的腰肢不断上模。摸得师师浑身发软:「哎……你真坏……
    手多多……」周邦彦的手往上隔着衣服就按在师师胀鼓鼓的乳房。
      他五指张开,就抓住她潭圆的乳房。
      「噢……啊……」李师师潭身软掉,她双眼瞇上,红唇徽张,两片口唇皮微
    颤,姿势十分诱人。
      周邦彦忍不住,马上俯下头来,吻在她的小嘴上,李师师的手围抱看他的颈,
    朱唇张开,丁香小舌就伸入他的口内搅动。
      周邦彦一边吻,手亦活动起来。他除了搓揉她的乳房外,手还伸到她的小腹
    下,去摸她胀胀、热烘烘、贲起的阴户。他的手按在这火热的三角地带上游栘,
    李师师的淫水就开始汹涌而出。
      周邦彦亦狂乱起来,他的手穿过她的衣襟,伸进她的胸兜,更密切地抚摸她
    的乳房。
      李师师在俊男挑情下。她一颗乳头很快凸起。
      周邦彦的手指揩擦在她的蓓蕾上,把她的乳头拈得硬硬。
      「邦郎……你好坏……」李师师好像人病般。她浑身乏力。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周邦彦不断吻她的嘴、面,他的阳具已经勃
    起。
      李师师亦準备给周邦彦「出入」,她整个身子都放软。
      周邦彦已经「穀精上脑」,他抱起乏力的李师师,就走向她的绣榻。
      李师师媚眼轻抛:「唔……你想做甚幺?」
      对于俊男,她是「不讲金」的,周邦彦是汴京有名的词人,作品传诵一时,
    他如果有作品歌颂李师师,只会将她的豔名传播更广。
      她斜躺在床上,周邦彦站在床畔,望看她淫笑,正想除去衣补。
      「唔,我不许你这样看人家!」李师师发出娇喘:「你先把红烛吹熄,我不
    要给你看!」
      「好……好……」周邦彦淫笑:「妳怕丑是不是?」
      「我不希望给人看……」李师师娇喘道。
      突然,李姥姥大叫:「师师,赵先生来了!」
      李姥姥提高声音,只是通知师师,她知道周邦彦在她房内。
      「糟了!」李师师花容失色:「皇帝来了?」
      「皇帝?」周邦彦吓得双腿发软,他给赵佶戴绿帽,如果给皇帝发觉,死一
    百次也不够。
      赵佶深夜来找找师师,自然是「精虫上脑」,他将三十多名随从留在楼下,
    快步就摸上楼来。
      周邦彦如果开门出去,一定碰到赵佶。
      「跳窗!」李师师叫他。
      「楼下院子有护卫!」周邦彦推开窗,就见到赵佶带来的大内高手,他们部
    分在院内戒备。
      「我有什幺地方躲?」周邦彦面如死尸。
      李师师幸好未脱去衣服,而她叫周邦彦吹熄了红烛,亦让赵佶看不清楚房内
    人影。
      「躲……躲在床下底!」李师悄急智生。
      周邦彦马上滚进床下。
      这时,赵佶已敲门:「师师!」
      李师师娇呼:「人家睡了,就来……」她用火石燃亮了红烛,再留意一下床
    底,周邦彦躲得入去的,她松了口气。
      她打开房门。
      赵佶见到师师,马上搂住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朕想得妳好苦!」
      他香了香她的面扎,掩上房他。
      周邦彦要逃根本不可能,他只能缩在床底下。
      那里幸好没有泥尘,若然他打了一们喷嚏,他的行藏就会梁露。
      赵佶和师师坐到床上。
      「今晚朕不走了,外面露水重,路人又少,到五更朕才走!」赵佶吩咐师师:
    「替朕更衣,洗个澡!」
      师师一点也不惊慌,她十分镇定。
      但周邦彦就难过得要死,他听到皇帝的淫声浪语,是死罪!
      赵佶脱去外衣,李师师就吩咐婢女预备,周邦彦好几次想滚出床底,但他怕
    死,最终还是不敢。
      赵佶洗澡后,就搂着师师上床:「不见了几天,肉更滑了……」他摸着她的
    背肌温柔地扫看。
      李师师灿笑:「给皇上摸多了,自然丰腴起来嘛……」
      赵佶的手一伸,就托住她的一只奶子:「朕每每模妳这里,是否又大了?」
      师师的脸一红:「皇上模得多,大了又淋了!」
      「哈……哈……」赵佶把她一按就变成男上女下,师师被越在下,呼吸开始
    急促起来。
      周邦彦亦不好受,床板受压往下,把他的身躯坚得喘不过气,但他不敢动。
      赵佶多天没有见师师,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自然肉紧万分。
      他不断吻她的粉脸,手就在她的身躯上游移,师师不断滚动着。
      赵佶吻她唇,吻她的颈,他嘴边的鬍子在她幼滑的身躯揩来揩去,令她十分
    瘙痒,她喘看气:「皇上……哎……」
      赵佶一边吻,一边伸长舌头去舐她的皮肤,而手就按在她的乳房上搓揉。
      她的乳头仍是凹陷的,师师显然仍未动情。
      赵佶这位叫鸡皇帝,对玩女人是有一手的,他的调情工夫,是先拥抱亲吻,
    令女的「精气」上升,粉面开始发热,慢慢地张口出气,接下来,就要令女的乳
    头凸起,鼻尖出汗;跟着是令女的舌头变得又薄又滑;之后,就是淫水流湿大腿;
    最后,是女人不断咽下口内津液,身子不断扭动,这时就反映女人性兴奋,可以
    性交。
      李师师这时乳头未凸起,所以赵佶还要做工夫。
      周邦彦在床底只总到一阵的「啧、啧」晌,跟着就是李师师的喘气声,他吓
    得闭上眼用手掩看耳:「死罪、死罪!」因他知道皇帝的性能力,随时会遭杀头!
      赵佶并没有插入,他要把李师师弄得死去活来才展开攻击。
      李师师有了皇帝这个大靠山后,好食好住(据历史上记载,宋徽宗曾先后给
    她值十万两银的财物,包括食、衣、金银珠宝)身材已发福。
      女人发福后,皮肤会变得更滑,「水」吏多。
      赵佶一面摸,一面伸出舌头去舐李师师的乳头。
      「哎……哎呀……」李师师忍不住了,她呻吟起来。
      赵佶的须就似毛笔一样,不断揩在她的乳头上,这种刺激令她「疲狂」。
      她的鼻尖贸出汗珠。
      赵佶的手就由她的乳房往下移,摸在她已经微凸的小腹上。他软软的手从她
    的肚脐往下移,手指尖已触及她贲起的牝户上。
      「噢……啊……」师师的身子抖颤起来,皇帝的手指顺势往下,就磋到她的
    毛毛,跟着就按在她的肉穴上。
      李师师搂着赵佶的颈,他的口离开她的乳头,改为吻她的樱唇。
      师师张开口喘气,赵佶的舌头就仲入她的口内。
      「呜……」他的舌颤缠看她的舌,师师的舌头变得又薄又滑。
      她在他吸乳头时,已经开始亢奋,这时,她已经忘记床底下躲着周邦彦。
      李师师开始姣起来,蕩起来。
      她的下体紧贴着赵佶的肚皮,上上下下地迎合起来。
      这样的表现,是希望赵佶插入她那空虚的地方。
      他的东西虽然有六、七分硬,但赵佶仍不想进攻。
      女人的情欲若到极点,一插入抽送几下,就会有高潮。
      李师师的肉穴不断有淫水流出。
      这些淫水,稍稍弄湿了她的大腿两侧,不过还未汹涌流出。
      李师师只感到像有千百只蚂蚁在她的「隧道」内爬来爬去,她十分难过:
    「皇上……皇上呀……」
      赵佶的手指扫着她的肉穴:「妳想要什幺?」
      「唔……」李师师发娇瞋:「奴奴要……你欺负人……」
      赵佶的嘴又在她的颈上舐:「妳要……要什幺?」
      师师张口在皇帝面上咬了一口:「妳要做些工夫才成嘛……」
      赵佶狡猾地笑了笑。
      李师师的手一捞,就轻握住皇帝的阳具。
      她把身子缩下来,张开嘴。
      赵佶闭上双眼,他最欣赏女人做这种服务。
      师师含住他紫黑色的龟头,含住啜了两下。
      「噢……师师……」赵佶叫起来。
      他两腿一蹬,床板「砰」的一晌,把周邦彦吓得心胆俱裂。
      师师托起他的阴囊,先舐了几下,赵佶呻吟起来。
      「哎……哎……」的声晌,像有「重病」似的,周邦彦不知道李师师在吃
    「甘蔗」,还以为皇帝「不适」。
      李师师对住五寸多长的东西,她的舌头缠着来转,十分灵活,片刻之间,赵
    佶的「龙鞭」就有九分力度。
      「啧、啧……」师师不止吮,她的手还拈着皇帝的小丸子来搓捏,越搓赵佶
    的性欲就越亢奋。
      李师师吮得两吮,赵佶已经一柱擎天,她要逗他开心:「万岁爷……不要动
    ……让奴婢来!」
      赵佶被她吮得飘飘欲仙,这时聪见师师要「主动」,他亦乐得摊在床上,任
    她施为。
      师师张开两腿,就朝赵佶的「大蜡烛」坐了下去。
      这补女上男下的花式,在宋朝已流行,不过用在皇帝身上就绝无仅有。
      据说皇帝被妃嫔玩女上男下,夜观天相的钦天监,观看星缩时,会见到「帝
    星」被「邪星」侵,影晌国运,所以皇帝- 般都不会被女人骑。
      但「皇帝叫鸡」就百无禁忌!况且女人在上,骑着「大蜡烛」可以看尽她的
    烂态,「倒浇娥烛」就是由此而来。
      赵佶只见师师蹙了蹙眉,就朝大蜡烛坐了下去。
      李师师的牝户一片湿滑,赵佶的半截「蜡烛」插进了「大门」,她「哎呀、
    哎呀」叫了二声。
      女人最怕男人一下就直捅到底,然后大力狂插,这样会十分痛楚,但过往的
    男子,多数是十分粗鲁,所以名妓不轻易接客,亦有保护自己作用。
      赵佶虽然调情高手,不过师师对自己的身体亦十分爱惜,她骑住皇帝,先入
    一半,再轻轻直坐到底。
      师师身上片缕无存,她身子一扭动,两颗大奶子就左右摇晃,赵佶被她骑跨,
    「大蜡镯」被又紧又湿的隧道困着,已经十分舒服,而师师眉丝细眼,两只乳房
    抛呀蕩呀,他看待十分过瘾。
      「唔……唔……」师师呻吟着,她的腰肢扭来扭去,而床板则发出「吱、吱」
    的晌声。
      床不断摇,最难受的,自然是周邦彦。
      李师师骑着皇帝摇,赵佶就伸手去搓揉义她的奶子,她面红如搽了厚脂粉,
    乳头凸起,两颗乳房变得胀满。
      师师「骑」一下,床板就压在周邦彦的背上,他又痛又难受。
      赵佶不必用力,就让师师「尽情发挥」,她骑得香汗淋漓。
      起初,师师还是「轻呼慢扭」,但后来,她的动作开始加快起来。
      她的「隧通」像有吸骚力一样,咬住「大蜡镯」的头头,一下又一下,啜着
    他的束西。
      「美人……想不到这幺畅快……好……好舒服……」赵佶一边呻吟,一边乐
    得双足直挺。
      李师师骑了二百多下,她亦有点疲累了,于是伏了下来,双乳就擦在皇帝的
    胸瞠上。
      赵佶搂看李师师,她浑身香汗:「美人,朕来了……」
      他一记鲤鱼翻身,变成男上女下,他那很龙鞭,还插在师师的肉穴内,赵佶
    一连几次「九浅一深」,把她插得「哎……哎」的叫:「皇上……弄死人啦……
    哎」她这样叫,但腰肢就往上挺,迎接赵佶的抽插。
      赵佶已抽送了四、五百下,一般男人早已泄精,但他跟随述士学过御女术,
    又多吃壮阳补肾之药,赵佶还未有泄的感觉,只「丢」得李师师高潮起伏,她的
    动作也慢了下来,不断喘气:「皇上……哎……哎……」
      她的呻吟声蚀骨勾魂,赵佶再插多六、七十下,终于忍不住泄一身。
      赵佶搂住师师睡到四更才离去,周邦彦这时才灰头灰面的爬出床底,狼狈而
    逃。
      不过,周邦彦事后就填了首《少年游》,记述这晚所听到的,词中有:低声
    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真是少人行!
      赵佶知道后,心中吓了跳,他以为白己和师师的吵声太晌,给邦彦听到,为
    了封他的嘴,于是给周邦彦做了一个管音乐的官。
      赵佶和李师师玩了一段日子,渐渐对她有点厌倦,「叫鸡皇帝」亦玩厌了。
      这时的开封府,又有一个歌妓红起,她叫谢素秋。
      谢素秋比师师年轻,她的歌和舞十分出色,赵佶这风流皇帝,于是又打素秋
    主意。
      不过,这时金兵的骑兵,已经南下调试宋人实力。
      宋朝军队大部分是步兵,要对付千军万马的骑兵掩杀过来,很本抵敌不住。
      当时的东京,又叫汴梁,即今日的开封,附近又为大平原,骑兵一下予就可
    以沖到城下。
      赵佶对金兵屡次犯境,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他不敢再深宵离开皇宫。
      赵佶下令召谢素秋入宫。
      皇帝召妓入宫,讲出来自然不好听,但赵佶为皇帝,他耍玩,无人敢逆他意。
      谢素秋是有爱人的,不过二人天各一方,她想留处子之身给爱人,但赵佶亦
    要「开」她的「封」。
      赵佶日后的命运,有人说是和谢素秋有关,因为他开了封,结果开封亦给金
    兵开封。
      谢素秋在皇命难连下,这天由太监带进宫。
      赵佶对这个可以做自己女儿的美女,一眼就「生滋猫入眼」,想一口就吃了
    她。
      谢梁秋比李师师更白,她的腰肢幼,虽然没有成熟女人的韵味,但青春俏皮
    的形象,令赵佶看得心痒痒。
      谢素秋想不到入宫除了表演歌艺外,还要给皇帝开封。
      她弹琵琶唱了一曲后,赵佶就赏素秋一起吃酒。
      素秋的酒量不错,但酒中若有兴奋的药,多喝之后,就会放浪起来。
      她有点醉意时,就被宫女带走。
      谢素秋被带到一问大房子内,她跳起舞来。
      跳得多,身上自然出汗,她的衣带亦扯松了,谢素秋有点累。
      一道暗门突然打开,赵佶俏悄悄地走了进来。
      谢素秋并不知道身后多了赵估,她只觉得身躯很热,特别是下面贡起的「部
    分」,有点湿。
      不过她是处女,动作比较慢。
      谢素秋狂舞后,突然有只手搂住她的纤腰。
      「哎!」她吃了一惊,而一张有鬍子的脸,就吻向她的粉脸,那是赵佶的。
      「皇上……」素秋起初还挣扎,但赵佶的手,由她的腰肢往上一探,就按在
    她的乳房上,灼热大棒揩处女地。
      「啊!」谢素秋发抖起来,她第一次被男人握看浑圆、结实的乳房。
      「万岁……奴婢未试过……不要……」所谓酒醉三分醒,她越挣扎,但气力
    使不出。
      宋朝社会,认为男人和处女性交可以驻颜养生,赵佶总到她是处女,五指张
    开,就抓着她的椒乳:「朕会教妳!」
      「不要……不……」谢素秋想反抗。
      但她被搂抱住,赵佶的身总紧贴若她,令她气力使不出。
      赵佶的嘴,吻在她的颈上。
      「啊……啊……不要……」谢素秋不断扭动。
      「来人!」赵佶往房外叫。
      四个宫娥走了进来,她们很熟练,一人一边捉住素秋的手脚,就把她大字的
    抬了起来。
      谢素秋的衣带,在七手八脚拉扯下散开了。
      她被按倒在一张大圆床上:「皇上……不要……」
      赵佶除下衣服。
      他扯开她亵裤的裤带,「沙」的一声,撕开她的裤子。
      「啊!」谢素秋发出哀叫,她处女之地露了出来。
      素秋的阴户是红彤彤,像个桃子一样,贲起的阴阜,摸上去是暖暖的,在阴
    阜顶有疏落、柔饮的阴毛。
      赵佶的手摸上去,谢素秋的身子就发抖。
      她的手足分别被四个宫女握住,根本无从反抗。
      「好热呀……」赵佶的手,模在她贲起的阴阜上。
      那团热烘烘,肉穴有点抖动,而她的阴毛是柔软的,赵佶细长的手指,按在
    肉穴上,他觉得很刺激。
      「哎……哎……」素秋的呼吸急促起来。
      男人的手在她的处女地上摸来摸去。
      她的「方寸之地」有些濡湿,不知是冷汗还是淫水。
      赵佶看到她粉红色的嫩肉,那穴还未「开封」。
      他要补生、驻颜,所以他的肉棒子很自然就硬起来,他解下袍子。
      「皇上……」谢素秋发出绝望的呻吟。
      赵佶的黑柴有六、七分硬,他的「龙头」砰到素秋的肉时,阵阵灼热的肉碰
    肉的快感,令他更加亢奋。
      谢素秋感觉到皇帝灼热的大肉棒,在自己的处女地外揩来揩去。
      赵佶不急于进「大门」。
      他对女人始终有一份温柔,要强来,他不愿太租暴。
      不过,他在她门口外揩来揩去,她的「肉汁」很自然就增加。
      女人就算在惶恐不安下,还是有生理反应。
      素秋的淫汁增加,她的鼻尖冒汗。
      赵佶见她的神情一片迷惘时,他突然一挺。
      「啊……呀……」素秋叫了几声。
      他的大蜡烛入了半截,将她两扇皮撑得翻了开来。
      素秋感到阵阵灼热及微痛。
      她的「薄膜」给刺穿了!
      一些暖暖红红的鲜血流了出来。
      赵佶跟着用力再一挺!
      「喔」的一声,素秋的「幽谷」,给赵佶一挺到底。
      古人认为:男女交合时,不宜插得太深,因为入得深会伤及肝、脾。
      但面对处女,男人很难不一入到底。
      赵佶没有即时抽送。
      道家认为:男人入到处女地,应该多吸收女人真阴之气,太快抽动,并非采
    补之术。
      赵佶就将他的东西留在素秋体内。
      女人身体多了根东西,很自然就有分泌产生,湿润着「外来之物」,她破了
    瓜,流了些血,但淫水亦开始增多起来,没得赵佶十分舒服。
      他的手就按在她两个乳房,素秋的乳头已经凸起,她不是动情,而是生理反

      女人如果用冰水去「雪」她的乳尖,那二颗「蓓蕾」会凸起,但受到「佔领」,
    乳头亦会凸硬。
      谢素秋的手足并不能动,赵佶亦没有动。
      处女是紧窄的,那里是湿润,温暖的,赵佶吸了几啖气,他希望多吸她处女
    之阴气。
      赵佶停留了一技香左右的时问。
      他只觉得她愈来愈湿,「水」不断从她的肉罈中渗出,而赵佶不动,她亦不
    再觉得痛。
      但谢素秋以为「交合」就是这样玩扶时,赵佶突然抽出半截束西,他开始抽
    送了。
      「哎咆……哎……哎……」谢素秋呻吟起来。
      赵佶用的是「九浅一深」的方式,这时,他仍然十分爱惜素秋。
      但大东西在紧窄的地方出入,她开始感到痛楚。
      谢素秋呻吟加剧,赵佶的「兽性」就来了。
      男人有征服感,多数的女人在棍下呻吟时,赵佶虽然是皇帝,他有需要时,
    可以晚晚找处女来开苞,但那些妃嫔,在皇帝临幸时,都吓得不敢呼叫,只识哑
    忍,连呼痛也吞下肚,赵佶玩起来时,就不知「味道」。
      但谢素秋来自民问,在妓院久了,对叫床不觉得一回事,赵估自然有亢奋感。
      「哎她……哎……」素秋被赵佶拉出半截又插回去的动作,弄得痛痛的,她
    下肢的「小口」,根本未适应皇帝的大肉棒!他一进一出,把她的热唇撑得反了
    开来,这样令她不断呻吟。
      但很快,她的小口就流出不少「涎沫」来,将「隧道」变得湿滑一片,这时
    她的呻吟声才减轻了。
      女人在「接棍」时,鼓怕重重的抽击,因会弄痛了嫩肉,特别是大力的一下
    就直挺到底,会将子宫顶得隐隐作痛,但如果在肉洞口浅浅地撩,那时痛楚就会
    减轻、消失。
      赵佶大力的抽了十多二十下,把谢素秋插至蹙眉、张口呻吟,她的鼻尖、额
    角冒出了汗珠:「哎……不要……啊……」
      她的手大力抓赵佶的肩膊,指尖直刺入皇帝的肉内。
      赵佶有些微痛,他低笑:「美人,我轻一些,妳舒不舒服?」
      他改为九浅一深的在她「隧道」内轻撩。
      谢素秋已经失神,她又点头又摇头,但呻吟声就慢下了,叫声没有那幺晌:
    「哎她……」
      她的眼角流出泪珠。
      谢素秋伤心的是给开了苞,在床单上,白布着点点血渍,就似红梅一样,她
    流出来的处女血,就似白云上的梅花。
      赵佶还是低头的插。
      她的肉洞是紧窄的,把皇帝的阳物夹得紧紧,令他有一份快感,「处女就有
    这点好!」下面小口感到灼热
      赵佶的心情蔔分畅快:「美人,舒不舒服?」
      谢素秋红看面,她闭上眼,没有表示。
      赵佶玩女人多了,他当然知道素秋这时开始渐人佳境。
      她只感到下面的小口,有阵阵灼热感,但皇帝一出一入,她又有快感。
      「哎……啊……」素秋的呻吟拖辩很长。
      她开始「苦尽甘来」,下身开始扭动,配合赵佶的抽插。
      赵佶慢下来的动作又快起。
      他一加快,「小光头」受到的摩擦就加剧,那里是万千神经级密集之处,他
    一加快,赵佶虽然是床上老手,但亦感到阵阵甜蜜。
      「喔!」赵佶怪叫了一声,他的小龙头一阵阵酥麻,龙种就直喷而出,浇在
    谢素秋的花心内。
      她自然知道有异,赵佶上了年纪,射精已经乏力,不过他保养好,遗可以喷
    而不是流出来。
      「哎呀……」谢素秋亦叫起来,她感受到有些暖暖、黏黏的液体射入肚子里,
    令她有点不舒服,浑身起了鸡皮。
      赵佶打了几价冷颤,才射光他的种子,(在正史上,赵佶一共有三十一个儿
    子,三十四个女儿,一共六十五人,是最多子女的皇帝之一,可见他的精多量足!)
      赵佶射了一杯茶的时问,才射完最后一滴,他瘫伏在素秋的身杂上。
      「好软……」赵佶的面颊贴在她坚挺的乳房上,那种软绵绵的感觉十分舒服。
      谢素秋心里对皇帝是咒駡:「你这老不死,将来一定有报应!」
      赵佶过了好一会才起身,他送了五千两银子,派出护卫送素秋回妓院。
      「万点梅花开……」赵佶看着床上点点血边,那是谢素秋的处女血!照《封
    神榜》所言,这可以驱邪的!「他用手摸掉那些已经乾涸的血边,心里无限快感:「做皇帝太好了!」
      赵佶沉迷在书法、女人身上时,北方的金人就準备南仗。
      北方的金兵有大批骑兵,冲锋陷阵时,那股雷霆万钧气势,宋兵不能抵敌,
    宋人丧失燕云十六州,缺乏大草原,天气、水草不利养马,宋朝只有少数骑兵,
    和金人对抗时,就算穿上重欢甲胄,亦阻不了骑兵的践踏。
      赵佶对于理政是疏懒,亦因和平太久,宋兵战斗力不强
      谢素秋给赵佶开了苞后不到十天,金兵分二路南侵。
      金兵分二路,一路由斡离带领,由东面侵入宋境,另一路由粘罕率领,由西
    路攻入。
      「金兵渡河来了!」汴京大为惊惶,当时的大臣李纲主张召集勤王的兵一战,
    但李邦彦主张求和。
      赵佶这个皇帝亦六神无主,他在睡不着时,突然想到逃避。
      「我把皇位传给儿子赵恒,由他做皇帝伤脑筋好了,我做太上皇,写写书画,
    不用再操心!」赵佶主意一定,就把皇位让给兄子赵桓,即位为钦宗,把年号改
    为靖康。
      赵佶这时已经无心玩女人,李师师、谢素秋都被他抛到脑后!他成了太上皇,
    逃到了南方,企图建立独立政权,架空儿子,结果又被儿子给弄了回来。
      赵桓和父亲一样是没有什幺能力,他即位后!对战或和亦拿不定主意。
      粘罕再次领军南下,围住汴京。
      汴京有高高城墙,本来可以阻挡骑兵,宋朝守卫京城的是禁军,战斗力比地
    方军队强,若然死守,再等勤王的地方军队赶到,金兵可能会退。
      但这时宋钦宗不用良将名臣,反而用一个叫郭京的江湖术士,组建一帮名曰
    「六甲神兵」的乌合之众迎敌,结果神兵大败,金兵终于攻破了汴京。
      「杀呀!」金将粘罕沖入城,宋钦宗先被擒住。
      金兵一入禁宫,就大肆姦淫。
      宋钦宗赵桓的妻子,皇后朱氏,不过是三十岁,但就被金兵抓住。
      「沙!」的数声,宋皇后的衣服给撕破,她尖叫起来。
      抓住她的金兵有六、七个,有人抓住她的手,有人捉着她的脚,把她以大字
    形的抬起。
      粘罕这个统帅露出淫笑:「又白又滑,好呀!」
      宋后不断尖叫饮泣,但她动弹不得。
      粘罕解去身上的甲冑、裤子。
      有金兵忍不住了,有人伸手就去抢宋后的乳房。
      「畜生!」她尖叫,但金兵听不懂。
      「你们可以玩一玩,但要打洞却由我先来!」粘罕这个将领对部下十分爱护。
      宫门外又拥入五、六个金兵:「抓到宋皇帝的皇后了?」
      他们扑过来,有人就捧着宋后的粉脸去咬她的小嘴,有人就搓她的乳房,有
    人就捉翁她的小脚,剥掉她的鞋、袜,去咬她的小脚。
      「哎……哎呀……」宋钦宗的皇后怎敌得过十多名孔武有力的金兵,起初她
    遭挣扎,但很快就气力不继。
      粘罕还在解盔甲、脱裤子:「好不好玩?」
      「很清……很嫩滑的皮肤……」一个金兵咬义宋后的脚趾。
      「这女的奶子不大,但很结实,不像我们妇女,又淋又鬆……」一个金兵的
    手摸着宋后乳头。
      抬起宋后手脚的金兵,有份出力但没有得玩,有人就叫:「快玩,等一会到
    我们。」
      粘罕这时已脱下裤子,露出服下那根又黑又粗的阳具来,他一面看部下摸乳、
    咬脚,一边淫笑:「你们不看看南蛮子的皇后的秘穴?」
      「哈……哈……」有金兵拔出小刀,就去割她的下裳。
      「哎……哎呀……」皇后吓得尖叫。
      女人在这个时候,想自杀没有工具,要「生存」就得给十多个身腥口臭、粗
    暴有力的大汉污辱,身值一样不好受。
      金兵的刀挑起她的破衣服。
      她毛茸茸的牝户露了出来,因她给人抬起,黑毛中粉红色的嫩口大鬨.
      金兵把头俯下去。
      「哎……你……」宋后吓得昏了过去,那兵蹲在地上,不停用舌头去舐,粘
    罕看得哈哈大笑:「手足抬高一点,我来了……」
      四个金兵将宋后的身裂,抬到配合粘罕的高度,他握着那根竖起的黑柴,就
    朝宋后走近……
      「呀……呀……」在一阵剧痛下,宋后醒转过来:「你……你……」
      粘罕没有理会她:「臭婊子,我厉害吗?」
      他一连抽插了十多二十下,宋后只是哭泣,她不能反抗,亦没有气力挣扎。
      宋后的头髮淩乱,粉脸满是被咬印、齿印。
      粘罕强姦了宋后,后来叫人画成《尝后图》,这幅尝尝宋朝皇后的滋味的春
    宫画,曾流传一时。
      粘罕十分刺激,他站在宋后前,插到百多下就射了精。
      「你们来吧!」粘罕一边笑一边抽回裤子,他还要赶到其他宫殿,看看士兵
    抢掠了多少战利品。
      大宋的禁兵一溃而散,很多百姓往城外逃。
      李师师亦在人潮中。
      金兵从束、北门攻入城后,南门的宋军就开了城门往南逃!赵佶的第九个儿
    子赵构,在残兵保护下亦往南走。
      金兵大斗抢掠,才令赵构可以逃脱。
      赵佶的女儿中,赵圆珠就最先给金兵抓到。
      她是赵佶的小女儿,刚好十六岁,这位公主平日颇为任性,但此刻被金兵三
    个百夫长抓住,有人用刀割开她的衣服。
      「不要……救命……来人……哎……」赵圆珠尖叫。
      但宫女已经逃的逃,想抵抗的宋兵亦死得亦七七八八。
      一个金兵抓住赵圆珠的头,将她按下,再用腿夹住她头:「跪下!」
      他抽出兵刃,贴在她的颈上。
      赵圆珠在刀锋下不敢不从,宋朝皇室大多是贪生怕死之辈,金兵侵入汴京后,
    皇公、贵族死难不多。
      赵圆珠的身子俯伏下来,她的屁股竖起。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掩遮住几乎全裸的身辍。
      这位宫住养尊处优,身材十分丰满,两只奶子垂下来时,像两只笋子一样,
    左右摇晃,十分诱人。
      一个金兵走到她身后,脱下裤子,露出红彤彤的阳具,他兜起她的腰肢。
      「哎……你做甚幺?」赵圆珠的头被夹,两手又被金兵所抓,看不到屁股后
    的动作。
      那金兵不管她是否有身份,将那根大肉棒,就从她的肉棒刺入……
      「哎咆……」金兵的黑柴一挺入,赵圆珠就惨叫起来。
      她是处女,赵佶对民间女郎开封多了,但这次他疼爱的幼女就给乱兵「开
    封」。
      「呀……」宋公主痛叫呻吟,但金兵并没有怜香惜玉,他一插入到底,马上
    粗暴抽送。
      「哎……痛死了……哎咆……」赵圆珠在哭叫,她的大腿问流下一丝丝鲜血。
      那金兵粗鲁的插了三、四十下,就连连打冷颤:「玩……玩完了……」
      赵圆珠已经痛得晕了过去。
      「来,到我玩!」夹住赵圆珠头的金兵放开手,她就像一团泥的瘫在地上。
      另一个金兵抽回裤子:「把她放到桌上,等别的人来玩!」
      「这女人的奶子好大,又够淋,又够饮,真好玩!」一名金兵把赵圆珠抱起,
    放在桌上,另一个金兵马上解开裤子。
      赵佶在部分禁军保护下,想从小门离开皇宫,他宠倖过的淑妃亦想艰从。
      淑妃的脚细走不快,赵佶被一个高大的禁兵抗着,很快就抛离她。
      「太上皇……」淑妃哭叫。
      她落后下来,追上来的金兵很快就擒者她。
      「美女!」金兵一拥而上,把她按在园中草地上。
      「把她的衣服剥下来,缚住她!」捉住淑妃的是一个千夫长,他拔出佩刀,
    淑妃吓得晕了过去。
      金兵有十多人,他们见到美女,有人就吞口水大叫,但亦有金兵轮奸过宋室
    的宫女、王妃,一时三刻不能再做「硬汉」,就往前直追。
      留下来对淑妃姦淫的,有七、八个金兵,她很快就给金兵刽破衣服,躺在草
    地上像头小白羔羊一样。
      她的身子在赵佶玩弄后,已变的十分成熟,两个小乳房大了,浑圆饱满,牝
    户责起,加上疏密有致的黑毛,雪白的大腿、细小的玉足,令那千夫长按捺不住:
    「我来!」他脱下甲胄,就压在淑妃的裸体。
      金兵的千夫长张嘴咬养淑妃的乳头,一手擅着她的奶子,大口就又吮又啜,
    把淑妃尖叫连连:「哎……救……命……」她想挣扎,但金兵的千夫长的「黑柴」
    就强行插了进去。
      「喔!」淑妃被这粗暴的插入,下龙似拟裂般的痛,但金兵的阳其已插入抽
    送起来。
      在这外外面有宫殿,一个宋兵「禁卫军」,在瓦面上张弓搭箭,瞄準正在抽送的
    金兵千夫长。
      他脱了甲冑,身上没有防御,那宋兵一简就射向他的后心。
      「呀!」金兵千夫长抽了百多下,正在快活之际,背后中箭直页心脏,他口
    啗鲜血,惨叫倒下。
      「呀……」淑妃在痛楚之际,又见到一个死人偶在自己身上,她吓到晕过去。
      「有宋兵!」金兵马上退开,抽出兵刃:「杀他!在屋上!」
      他们撇下淑妃及死了的千夫长,追逐宋兵去了。
      赵佶在逃出小门后不久,以为可以脱险,但一队金兵的骑兵发现了他们。
      「有个穿龙袍的,可能是宋人的皇帝!」为首的骑兵人叫。
      宋徽宗赵佶被禁兵护到一角,宋军转身和骑兵对抗,他们英勇的刺倒三、四
    个骑兵,但未军得二十人,金兵却有五、六十百人,很多就全部战死。
      赵佶躲在一角,他想逃,但双足不停发抖,根本提不起气力,在脚软下,他
    只好决定投降:「我是大宋道君太上皇,不要杀我!」
      赵佶给金兵捉住,他们把这位太上皇缠起,放到马上,押回金兵大营。
      粘罕姦淫完宋钦宗的皇后后,回到大营,先接收了钦宗这皇帝,再总闻捉到
    徽宗,不禁哈哈大笑:「好了,大宋江山是我们的了!」
      赵佶、赵桓两父子就垂头丧气,面如死灰。
      他们的女人、女儿,几乎全部给金兵姦淫过,钦宗的皇后,共遭十多人轮奸,
    她事后连行路也不能。
      赵圆珠在给四五个金兵奸过后,被掳走,最后被献给金国四皇子完颜宗弼。
      淑妃被吓至心神失常疯了,金兵以为她是宫女,没有捉走她。
      淑妃赤裸身子,在宫殿中乱走乱,最后掉落池中没死。
      赵佶的太上皇后虽然五十岁,也难逃被姦污的命运,但她被奸后,在寝宫自
    缢毙命。
      金兵纵泄过后,将宋皇室的王妃、公主、王子等三千多人当奴隶般带走。
      汴梁繁华的妓院区,金兵较低级的士兵,亦在这里大肆姦淫,李师师的鸨母
    被乱兵一刀砍下头来。
      李师师只能带着一点积蓄银子,从南门逃了出来,她后来流浪到南方,嫁了
    给一位商人,晚景不算好。
      野史记载:李师师是在汴梁城破时,给金兵所杀,这是不确实的,她并没有
    死,但她的妓院,不少妓女给金兵杀掉。
      谢素秋则比较幸运,她在给赵佶开了苞后,不甘被辱,带了银两离开汴梁,
    走到杭州去,正好避开金兵的魔掌。
      赵佶这个「叫鸡皇帝」,和儿子赵桓给弄到东北,他给金主封了做「昏德公」,
    但其实是做奴隶,和儿子被分配到去照顾马匹,喂草,梳毛,清理马粪,赵佶自
    然再无「鸡」叫,他被金兵捉到北方,还生存好些年才病死,算是高夀皇帝。
      赵佶的第九个儿子赵构,逃到长江南岸,那时李刚、宗泽等名臣,已经召集
    了数以十万的动王大军,他们未能赶至汴京,却接到赵构,于是拥立了他,赵构
    成为南宋的皇帝。
      赵桓的南宋,后来和蒙古人联手,反过来消灭了金,宋军攻入金京后,报复
    汴京之辱,大将盂烘带领军士将金朝皇帝的皇后到宫主,一共数以百计,全部轮
    奸,还绘成图,成为有名的春宫图。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警告︰本網站只這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站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LEGAL DISCLAIMER WARNING: THIS FORUM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内容均系收集于各大网站,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储存也不参与录制与上传

    Copyright © 2019 甜橙视频 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