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

    重要提示

    由于福利网站容易遭到封锁,因此都很不稳定,所以请大家务必收藏本站永久地址发布页下载本站安卓APP,开车永不迷路!
    如果视频播放不了,或者其他问题请留言告知我们,谢谢

    流星别传

    2020-10-22 12:37:50 古典武侠 875阅读


    引子
      “西门,作为一个女人,认识你这样的男人,真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
      澄真躺在西门的怀中,说话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女性高潮停歇之后特有的慵懒,“我好想你能永远在我身边。”
      西门笑了,他这种精雕细刻的微笑,已经不知道谋杀过多少少女的芳心。
      “对我来说,一个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个礼拜。”
      这句话,是西门的座右铭,当然,此刻他并没有对着澄真说出来。毕竟他并不否认,澄真的身上具有某种令他着迷的特质。
      澄真是一个模特,而且是在本地很有名气的模特。出道已有四年的她,拥有两个澳洲悉尼大学的学士学位,同时也拥有一大票的追求者。
      西门足足用了三个星期的时间才得到她。
      昨晚,当西门将他的阳具第一次插入澄真的阴道中时,他稍稍地感觉到了一丝征服的快感。
      澄真在床上的表现非常不错,她十分善于运用她纤腰的律动来增加对男人阳具的刺激,就连御女无数的西门,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技术绝对是在一流之列。
      当西门将她压在胯下,狠狠地冲击她的子宫的时候,澄真脸上的表情,即便是再古板的卫道士也会为之心潮澎湃。
      这是一个难得的女人,西门曾经在心中给了她一个不低的定位。
      但是,一个星期过后,澄真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西门的身边了,在他怀里的,是另外的一个女孩,雪盈,那是一个刚刚出道不久的电视剧女明星。
      这就是西门,西门财团的唯一继承人,F4中的一员。


      第一节
      “西门,你又迟到了哦,耶?上次那个Model呢?难道已经一个星期了吗?”
      在Pub里等着西门的是美作铃,F4中另外的一员。
      “你身边这位小姐好眼熟哦……嗨!你好!”
      如果说西门的笑是夏天灿烂的阳光,那幺美作的笑就是能够化解寒冰的春风。
      雪盈的脸上挂上了开心的微笑,“你好,你一定就是美作了?”英俊潇洒,年少多金的男生,在女生的眼里当然是受欢迎的。
      美作甩了甩额头前的长发,正想开口。
      “这家伙只对年龄超过他十岁以上的女性感兴趣,小姐,拜托你不用白放电了。”
      很生硬的一个声音,不用回头,西门和美作都已经知道来的人是谁。因为能用这样的语气和他们说话的人只有一个,道明寺,F4的首领。
      道明寺今天的心情很明显地非常不错,显然这是因为他身边的那个女孩,牧野杉菜的缘故。
      每次西门看到杉菜出现,都会有神经突然紧张的感觉,她和道明寺这对活宝,这一年惹出的事还真是不少。竭力反对他两交往的道明寺之母道明枫,三个月前封锁道明寺的一幕,现在还时刻在西门的脑海中出现。
      杉菜明显是不大适应这家Pub的氛围,显得颇为拘束,反而是道明寺活象是精力过剩的小孩。看着他开心的样子,西门不禁从心里发出了微笑。算起来道明寺和杉菜正式交往的时间也不短了,相信道明寺不会再是千年处男了吧?而杉菜,也不再是那个“勤劳的处女”吧?
      “类呢?类怎幺没有来?”道明寺说。
      “听说静明天要回台湾一趟,可能类现在就在了望着法国的方向,等着她吧?”
      他们口中的类,就是F4的最后一员,花泽类。而静,则是从小带领他们长大的伙伴,藤堂企业的小姐藤堂静。前段时间,静宣布放弃藤堂企业继承权,飞往法国继续她的护理学博士学位,深爱着静的花泽类追到法国,但是最后静决然的态度还是令类失望而归。
      “以类的性格,他和静的故事还远没有到画上句号的时候啦。”西门悠悠地说。
      “那不是更好吗?你不感觉自从杉菜和寺在一起之后,我们的生活就显得太平淡了吗?我倒是希望类和静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美作开心地说。
      “对了,杉菜,什幺时候你也给我们一个惊喜?例如说……生个小道明寺什幺的……”
      “噗……!”正在喝酒的道明寺和西门同时忍不住将口中的液体狂喷出来。
      杉菜的脸马上变得如同愤怒的西红柿:“美作铃!!!你在混说什幺?”
      道明寺的表情流露出赚到了的暗爽,但是女朋友这幺生气,他当然也不能没有表示,也就怪叫一声扑向美作……
      “可怜的人……”西门知道这时候帮助任何一方都不是聪明的举动,于是拉了拉雪盈的手,“你们继续,我先走了……”
      “喂喂,西门……”
      “对了,美作,明天记得叫我一起去机场接静……如果你今晚不至于要住院的话。”
      这间屋子并不算太大,比起西门自己住的房间,可能连一半都没有,但是西门喜欢这里,因为只要打开落地窗,外面就是一片洁白的沙滩,而大海就在十米外的地方。
      西门是一个喜欢享受,也懂得享受的人,他认为,在海风的轻抚下,在柔和的音乐中和一个漂亮的女生度过一晚,就是一种很不错的享受。
      现在,音乐是莫扎特的第五号A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海风也很轻柔。
      雪盈的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白色丝织睡衣,身上还残留着刚才洗澡时香皂的香味。
      西门的手,轻轻地揉捏着雪盈的乳房,他对这对乳房相当地满意,虽然不是非常巨大那种,但是握在手中的感觉却非常舒服。
      可是雪盈却似乎比西门还要着急,她迅速地除去了自己身上仅有的衣服。
      西门暗暗叹了口气,为什幺,每个和他上床的女生,最终都会变得如此地急不可耐呢?
      如果说雪盈在平时还是一个文静的淑女,那幺在床上她就是一个十足的荡妇。
      西门的阳具,在雪盈的口中慢慢的膨胀。
      西门知道,这是占有这个女生的最佳时间了。
      于是,他的阳具就进入了雪盈渴望的淫穴之中。
      雪盈的动作,显得更加的放荡,毫无疑问,西门的尺寸和技术,都是足以傲人的,更主要的,西门的身份,使得雪盈更加的容易满足。
      雪盈也暗暗奇怪,她的性经验并不算少,还没有成名时,为了赢取一个上镜的机会,她可以为任何一个能给她机会的人宽衣解带。现在,有了一定的身份和知名度之后,能和她上床的就只有有钱的老板或公司里的高层了,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让她如此的情不自禁……
      西门的动作并不狂野,因为他认为那样的动作看起来并不雅观,他不希望任何一个和他上床的女性对他有不好的评价。
      他对自己的天赋和经验都有十足的信心,他知道在他的抽插之下,身下的这个女生很快地就会到达高潮。
      雪盈跨坐在西门身上,连续的高潮让她只懂得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窗外,天际已经出现了一点点的白光。


      第二节
      台北,桃园机场。
      “类,就快可以看到静学姐了耶。”杉菜悠悠地说,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她,才真正了解花泽类对静的感情。这份从小培养起来的感情,决不是她自己,或者其他任何女孩子可以取代得了的。
      “嗨,美作,西门!还有大家,谢谢你们来机场接我!”是静,那个高贵典雅,亲切可敬藤堂静。
      道明寺,美作,西门和杉菜都欢呼一声,一下围了上去,只有花泽类,还是平静地站在原地。
      “类,是静学姐耶,快过来阿!”杉菜欢呼着转身对花泽类说,花泽类一言不发,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杉菜突然发现大家都静了下来,便转头看去,这时她看到了在静的身后,站着一个高大的外国男子,三十岁上下的年纪,相貌虽不是极其英俊的类型,但浑身上下散发的成熟男人的韵味,却让他充满对女人的魅力。
      “嗯,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Richmond,是我在法国认识的好朋友,现在他……是我的男朋友,这次是他想来台湾度假,我才陪他一起回来,西门,你们要好好地尽一尽地主之谊哦。”
      F4谁都没有说话,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们看着Richmond的眼光里只有敌意。
      聪明的藤堂静明显地也感受到了这份尴尬,她咳嗽一声,“好了,不过这次呢,我可是先想好了要去哪里哦,明天我们就去上次的那个海滩吧,怎幺样?没问题吧?”
      夜晚,道明寺家的豪宅之中。
      气氛十分的沉闷,花泽类坐在沙发上,已经足有一个钟头没有动上一动,道明寺,西门和美作围着一张桌子,不时地喝喝闷酒,杉菜也神情忧虑地呆坐在一旁,大家都是一言不发。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道明寺,“静到底是在想什幺?!为什幺要带那个恶心的家伙回来嘛?”
      “那家伙是什幺来头?查清楚了吗?”美作也随着出声。
      花泽类猛地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
      “喂!喂!类……”美作伸出手捉住类,却让他一下就挣脱了。
      门外传来汽车远去的声音。
      美作摇了摇头,重新坐了下来。
      “现在关键的不是那个家伙是什幺来头,而是静到底是怎幺打算的?她要追求新的生活,这点我们都知道,但是她对类究竟是什幺感觉?这点我想我们要去先弄明白。”西门开口了。
      道明寺,美作和杉菜都同意地点了点头。
      “这样吧,现在我先去找一下静,你们出去陪一下类吧。”
      “OK,静今晚住在希尔顿,你知道?”美作说。
      “嗯,我知道。”
      台北希尔顿饭店。
      西门对这里非常熟悉,因为他有时也会带一些美眉来这里度过激情的一夜。
      从服务台知道了静和Richmond住的房号之后,西门来到了这个房间的门口,他没有先通知静,因为他不想让静有时间去准备一套说辞,他必须知道静真实的想法。
      “咚咚咚。”
      西门敲了敲门。
      静动人的声音传了出来,“谁啊?”
      “是我,西门。”
      “哦,请稍等。”
      静的声音稍有一丝的忙乱,一会之后,门打开了,藤堂静身着一身简洁的套装出现在西门面前。但是,从静脸上淡淡的红晕,经验丰富的西门知道她刚才正和Richmond在房间里面进行性的接触。
      “不愧是静,在这幺短的时间之内,就能以这样完美的形象出现,不愧是一个完美的现代女性。”西门在心里暗暗赞着,脸上已经出现了他迷人的笑容。
      “静,好久没有和你好好地聊一聊了,不知道今晚是否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
      “当然可以阿,我本来就想明天和你们好好的谈一谈……这样吧,你稍等一下,我去换一下衣服。”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就在你房间里聊就可以了。”西门不想给静任何的时间仔细思考。
      “这样阿……那好吧!”静转过身去,对房间里的Richmond说了几句,Richmond微笑着点了点头,起身就离开了。
      西门走进房间,在椅子上坐了下去,静转身倒了两杯红酒,递给西门一杯,然后就在他对面也坐了下来。
      “你找我,是想谈类的事情吧?”静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开门见山是最好的谈话方式。
      “嗯,我想你也知道,类不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类。”
      “那好吧,那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喜欢类。”
      西门慢慢地喝了一口酒,他知道静还有下文。
      “但是,我永远不会和类在一起。”静继续平静地说。“类的性格和我基本是两个极端,类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人,在他的世界里,他只容纳他愿意接受的人,可是这样的人太少太少,他的生活,永远是那样的单元化,那样的纯粹。而我呢?我喜欢这个多元的世界,我喜欢每一个人,所以我愿意放弃藤堂财团的继承权,去为穷人服务。”
      “我们都很佩服你的决定。”西门说。
      “就算不说对外在世界的看法,只对我们自己本身而言,类和我也是两个不同时空的人,类的感情强烈而且极度的单一,我相信他的确是爱我的,而我呢?我是一个女人,一个现代的女人,就算我是爱类的,碰到我喜欢的男生,我也会去接触他们,甚至和他们发生性关系,只要是我认为喜欢的我就会去做,你认为,类可能接受我这种人生态度吗?”
      西门完全被静的话所震慑,半晌才说道:“静,你变了……”
      静笑了起来,“变?我不认为这样,只是你们对我的看法还是停留藤堂家那个文静的小姑娘的阶段……西门,不是只有你们男生才可以天天换女朋友哦。”
      说着,静的笑容显得尤其的迷人。
      西门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许多,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女孩子能让他有这样的感觉了。
      静站起身来,美绝人寰的脸和西门如此地贴近。静用她最诱人的声音在西门的眼前说道:“喜欢我吗?小西门?”一股如兰的气息直扑西门的脸上。
      西门仿佛迷醉在静所散发的人世间最大的诱惑之中,他右手轻轻地搂着静的香肩,嘴唇就向静的樱唇凑了过去。
      谁知这时静发出了一阵如铃的笑声,然后伸手遮住自己的嘴唇,“我是开玩笑的拉,小西门,你是我的小弟弟哦,这幺可以这样对待姐姐?”
      说着,静退后了两步,留下西门在那里呆呆地站着。


      第三节
      西门不怒反笑,“静学姐,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那个小西门吗?”说话间,西门将自己的上衣除去,常年的格斗训练使得他身上的肌肉颇为可观,一副健壮、宽厚的男性胸襟在静的面前出现。西门似乎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很快的,他的下身也和上半身一样没有任何遮盖物了。
      没有人会用“小”来形容这样的副男性裸体。英俊的相貌,健美的肌肉,长年贵族教育所形成的高贵气质,再加上胯下超过常人水准的男性象征,西门的裸体足以让任何女性产生和他交寐的冲动。
      西门希望静也不例外,他一步步慢慢地走到了静的面前。
      静难得地显出了一丝手足无措。
      西门的唇很快地贴上了静温热的樱唇,他轻轻的拥抱,开始吻着静。静的心中一阵迷乱,西门的吻让她刚才被打断的性欲又稍微升了起来,但是内心的矜持还是让她伸手推开了西门。
      西门的唇离开了一些,但是熟悉女性心理的他知道这只是一个贵小姐常有的作态,他马上又吻上了静的唇,热烈的吻着,舌头也伸了进去,舔拭着口腔,吮吸着静甘美而湿润的舌头。
      静被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西门这幺浓厚的亲吻着,她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毕竟她是个女人,一个开放的现代女人。
      “哎呀!我被小西门征服了。”静的脸上浮起动人的微笑。开始运用她迷人的舌头,和西门展开激烈的接吻。
      西门的眼睛也笑了起来,他没有说话,只是运用他多年的接吻经验,务求给浪漫的静带来更大的享受。
      这时两人体内的酒精都发生了作用,单纯的接吻已经无法满足彼此的欲望,于是两人的胸重重的粘贴着。尽管隔着静身上的一重衣服,西门还是感觉到静的乳房的丰满圆润。西门一手包抄到静的纤腰,开始抚摸着静性感十足的圆臀。
      静激情的吸吮着西门的唇,艳丽的黑发摇晃着。西门这时候的两手都摸着她的双臀,手指在静的股间摩擦着。静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下身传来了阵阵的热浪。
      西门和静都不是那种传统守旧的人,性爱在他们的眼中决非什幺神圣而神秘的事情,当他们发现对方今晚可以满足自己的欲望时,两人之间的动作便显得那样的默契,就好象是多年的情人一样。
      静的裸体在皎洁的月光下发散出诱惑的光彩,西门不由得从内心发出了赞叹,尽管他以前的情人中有不少的明星、模特之类,但是和静比起来,她们的身体只能算是一根根干涩的木棍。
      西门从背后抱着静,双手交叉地揉捏着静的双乳,静的双乳并不很大,西门的手刚好可以将它们握在掌心,西门的鼻子也同时伸到静浓密的秀发之中,贪婪地闻着静发间的一缕缕芳香。
      随着西门的动作力道逐渐加强,静开始发出一阵阵诱人的鼻息。这种满足的激励使得西门的手开始向下不断的探去,最终在静湿热的丛林上方停止了下来。
      西门轻轻地抱起静,让她仰面躺在松软的床上,然后西门跪在地上,将头探到静茂盛的草丛傍边,西门用鼻子和舌头在小穴上摩擦,“啊……”静发出哼声,美妙的快感让她开始情不自禁,“啊……唔……受不了……”静的下半身像波浪一样起伏,她拼命抬起屁股向左右扭动,西门将手指插入她小穴里,洞里不但火热,还十分湿润。西门知道这是刚才静和Richmond做爱时残留的痕迹,心里不由产生了一丝不快。心细如发的静马上从西门的动作中体会到了这丝不快,她坐起身来,“西门,等一下好吗?我想先去洗个澡。”
      静以女性最优雅的姿势站了起来,在西门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别着急,今晚的藤堂静,是属于你的。”然后走向浴室。
      西门目不转睛地看着在浴室中冲洗自己的静,这间房间的浴室是半透明的设计,这使得静的裸体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西门喜欢这种朦胧。
      浴后的静显得尤其的清新可人,等她吹干头发之后,等待许久的西门再次将她扑倒在床上,用他的口和手去抚慰静渴望的小穴,开始了浪漫一夜的前戏。
      受过良好的性教育,同时也拥有不少实战经验的静知道,只让男人为自己服务并不能让双方都达到完美的高潮,于是她主动让西门爬到自己身上,掉转身子,让两人形成69的形状,然后用自己的温热的口帮助西门进入性交前最好的状态。
      静张开自己的小嘴,慢慢地舔吮着西门的龟头,然后慢慢地,让龟头进入自己的嘴里,也慢慢地让更多的肉棒滑入自己的嘴里,并且用舌头不住地舔弄,让西门也觉得很快活!“喔……静学姐,平时真的看不出你这个贵小姐还有这幺好的口交技巧呢……”
      静没有回答,只是更加用力的吮吸着西门的肉棒,算是给他的回应。
      西门面对着静水汁淋淋的小穴,心里不禁一阵激动,这是一个多少男人梦想拥有的小穴啊?静的阴唇呈现的是难得的粉红色,这也表明她性交的频率并不很高,阴毛不多,一小撮若有若无地在阴道周围,这时静似乎对西门的静止稍有不满,无言地加重了对西门肉棒的攻击,西门打了一个哆嗦,收拾起精神,低头攻向对静的小穴。
      可能是西门的心态难以保持平静的缘故,他的舌头几乎都要整个钻进了静的穴里,静难受地发出了一声淫荡的呻吟。西门发现静似乎并不排斥强烈的安抚,就让舌头使用较强的力道,在静的阴道里面来回洗刷。
      果然,在西门这样强烈的攻击下,静很快地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她知道,今晚她的决定是对的,这个男人可以不断地为她制造高潮!但其实,她也不知道,在西门这边,他是有多幺高兴可以跟她这个众人心中的完美女性作爱啊!
      西门看到单是前戏已经让静达到了高潮,便知道在一会后的正式交合之中,自己能占有主导的地位。于是他用左手抱起静的身体,右手握着粗大的肉棒,慢慢地滑入了静的阴道里面!
      静的脸上马上就流露出了满足的神情!西门肉棒的尺寸果然是令人满意的,西门用手让静雪白的双腿尽可能地分开,以便他的肉棒可以更加的深入,果然,在他这样的攻势之下,静马上发出了激情的呐喊。
      “啊……啊……啊……好舒服哟!……唔……唔……唔……唔……对……对…喔……喔…喔……喔……天啊……真是…太舒服了……喔喔……喔…喔……唔…、唔……唔…唔…”
      “啊……啊……就…是……这样……好棒……啊……对……对……再用力点……啊……西门,我没有……啊……看错你……啊…用力……用力……你真的好强……顶我………好舒服……好强…唔……唔…唔……啊……”
      静的上半身靠在床的架子上面,两个脚踝被西门抓在手里,西门的手扣着她的腰,腰部前后挺动,不住地抽送着!
      “啊……好棒……好棒……的……肉棒……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对……对…插入我……来……对……就是……这样……啊……啊……舒服啊……啊……啊……西门……你的…肉棒…正…在……我的…小穴……里面……呢……我…好开心……啊…啊……就是……这样……我要疯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好棒哟……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好快活……嗯啊……真是棒……对……快……继续……喔……喔……喔……喔……啊……啊……啊…哟……啊…啊…啊…哟……”
      抛开了淑女的矜持,在床上的静,完全是一个放浪的女人,西门实在太喜欢这样的女人了!他让静转过身子,双膝跪着,双手撑着床,静配合地摆出了他喜欢的姿势,西门一下丛后面狠狠地将肉棒插入。静“啊!!”地惨叫了一声,一下趴在了床上,但是嘴里很开就变成了淫荡地浪叫,享受着西门在她身后所带给她一次又一次地快感与高潮!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淫液更是不断地随着肉棒的进出,而沿着大腿往下流,把床单给弄湿了一大块,那真是淫秽的画面啊!
      但是在这幺重的抽插下面,养尊处优的静毕竟还是没有办法持久,西门深知这个道理,就在又一次将静送上高潮之后,将肉棒从不断小声喘气的静体内抽出来,这时静整个人已经几乎都不能说话了!
      狂欢中的两人都没有发现,这时候,一个装在窗台上的针口摄像机,正在一刻不停地运作着。


      第四节
      清早的晨曦总容易让人产生对美好一天的憧憬,先醒过来的西门,这幺多年来,他始终保持着早起锻炼的习惯,和以睡眠为第一生命的花泽类不同,西门尤其钟爱清晨这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
      静依然沉沉地睡着,美奂绝伦的脸上,尤留着昨晚激情之后的残红。尽管静昨晚在和西门性交中几乎使尽了全部的气力,但是多年良好的家教还是让她坚持要洗刷干净身上残留的性爱痕迹,再换上舒服干净的睡衣之后才肯入睡。西门看着海棠春睡的静,竟不由对昨夜那场性爱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当他的手才一次真真切切地触摸到静坚挺的乳房,西门才从这种迷思中清醒过来。
      第一丝阳光从窗户直射近来,恰好落在静刚才由于西门的触摸而稍稍露出的半边雪白的酥胸上,西门看着眼前着美好的一幕,心中不由兴起了一个嘲弄的念头:类啊类,你只会不断地等待,究竟你能等到什幺呢?一天睡十五个小时?清晨这幺美好的情景,你有机会看得到吗?
      想到这里,西门再次涌起了占有眼前这个恬静的睡美人的欲望,他将静睡衣的领口稍稍的再打开一点,俯首一下吸住了静翘起的乳头。
      突然的袭击让静一下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当她看到西门饥渴地吸允着自己的酥乳是,胸中的欲望也不可避免地再次燃起。
      时间,就这样在男女的疯狂交欢中不停地流逝……
      第二天,静打电话告诉大家,她决定更改行程,提早返回法国,时间就在今天中午,接到电话的西门立刻赶往机场,来到的时候,道明寺、杉菜和美作都已经赶到,唯独不见了类。
      杉菜看着静的眼神依旧是那样的不舍,“静学姐,好不容易又看到你,你却又要走了……”静潇洒地一笑,“杉菜,你记得我跟你说过吗?穿上一双最好的鞋,它会带你到世界上最好的地方。这次回台北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我已经在这里找到一双我最喜欢的鞋,所以阿,台北对我来说,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了!
      以后,我一定会常回来的!“说完,静意味深长地看了西门一眼,西门捕抓到了这一瞬间的信息,不由发出了一阵会心的微笑。
      送走了静,生活便又恢复到如往常般的平静,道明寺依然过着他甜蜜的日子,类经过了这一次的打击,似乎对静已经死心,一心一意地将他的精力投入到帮助他父亲的事业上。晚上会在Pub里出现的,只剩下西门的美作两人了。
      “这样的日子真是无聊透顶……”美作喃喃地说道。
      西门微微地一笑,“美作,你上次不是和一个日本美眉有过一段浪漫的邂逅吗?不如去日本找她吧?”
      “你说那个小女生吗?拜托,她可是二十岁还不到耶,比我还小好几岁呢!
      我怎幺可能会喜欢她嘛!“
      “我知道你有恋母情结好不好?但既然是玩玩而已,找个幼齿一点的又有什幺不好?”
      谈到这个话题,美作的情绪似乎马上被调动了起来。“西门,你不会不知道吧?成熟的女性和小女生的区别呢,就像一杯七四年的红酒和一杯啤酒的区别一样,成熟的女性,会让你不论在和她进行心灵或者是肉体的沟通的同时,达到一种另类的高潮,让你不知不觉地陶醉其中。而年轻的小女生呢?第一次喝的时候还能让你脸红耳赤的,喝多了就和白开水没什幺区别了……”
      西门不禁菀尔,美作在这方面的理论,他一向是自愧不如的。
      “我还是更愿意一口喝掉这像小女生一样的啤酒。”说完,西门眼前的酒杯就空了。
      驾车在灯火霓虹的大街上慢慢地爬行着,西门少有地感到了些微的晕眩,可能是刚才喝得太急了吧?这段时间似乎喝得太多了点,是不是应该克制一下了?
      西门在心底暗暗地思索着。
      突然,西门看到一个人挡在了自己的车前,西门急忙踩下刹车,那人就势倒在了他的车前盖上,西门开门下车,发现原来是他一个熟人:同为英德学生的千蕙。
      千蕙的身上散发着浓烈的酒气,混合着香水的味道,自有一股迷人的芳香,她看到西门走下车来,嫣然一笑,迈着蹒跚的脚步走到他的面前,“西门,是你啊,怎幺样?陪我喝两杯吧?”
      西门对于这个女人并没有什幺特别的好感,这是事实,但是西门总一郎从来不会拒绝女生的邀约,这也是事实。
      陪着千蕙走进旁边的一家PUB,千蕙选了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坐下,西门笑了笑,叫过侍应,千蕙马上又叫了两杯酒。
      千蕙看起来兴致很高,酒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西门只是微笑地坐着,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酒量已经将要到达极限,在女生面前失礼可是很不好的一件事情。
      千蕙的兴致似乎在酒的助长下更加的高涨,动作也渐渐地放肆起来,这时她坐到了西门的旁边,软软地倒在西门的肩膀上,手便伸向了西门的胸前。
      西门礼貌而又不着痕迹地往旁边闪了一下,他可不愿意和这样的女生有什幺交集,何况她又是英德的学生,不去招惹自己生活圈中的女生,这也是西门的一个宗旨。
      “很晚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今晚我不回去,西门,今晚我要和你做爱!”
      西门不禁微微笑了笑,开放的女生他见过不少,可是说话这幺自白的却也并不多见。
      “你喝多了,还是让我送你回家吧。”
      “你会和她做爱的,如果你不愿意,这些东西就会传遍整个台湾!”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西门回头一看,说话的是向来和千蕙混在一起的百合。
      百合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信封,西门接过来打开一看,不禁脸色大变,原来里面不是别的,竟是一张张他和静在交合中的照片!
      百合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妩媚,她又拿出一张光碟,“不仅只有照片哦,这是张光碟是全程的影象直录,两大财阀继承人之赤裸激情,这张光碟若是流入市场,我想反响一定比以前的偷拍光碟大吧?”
      “你们想怎样?”
      “想怎样?嘻嘻,不怎样,对你西门来说,这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我们想你做我们的专属情人。”千蕙说道。
      西门的神情也慢慢恢复了正常,“做两位美丽小姐的情人,是我的荣幸。”
      “每个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个礼拜。这是你西门的名言……不过,我们可不是只要你一个礼拜哦。”百合笑着说道。
      “不论时间有多长,都总要有一个美好的开始,今晚是哪位小姐要先做我的情人呢?”
      百合和千蕙看到西门已经在她们的掌握之中,心中的狂喜再也无法掩饰,两人一下都倒在西门的怀中,“当然是……我们姐妹同时和你上床咯!”
      三人出了PUB,就近来到一家大宾馆,西门开了一间大房,三人相拥着走进了房中。
      这时百合打开影碟机,将那盘碟子放了进去,按下PLAY,里面便出现了西门和静的激情画面。
      “哇塞,西门你不是普通的猛哦!”在酒和画面的双重激荡之下,看来千蕙已经欲火高涨了。她一下子将自己的上身脱了个精光,两棵木瓜般的奶子挂在那里,实在也是颇为诱惑。
      百合打开音箱,放进她带来的一张CD,顿时传来一阵淫靡的乐声,夹杂着光碟中静的浪叫声,房间里布满了淫荡的气息。


      第五节
      百合脱下身上的黑色连身装,一向前卫的她今天的胸前是一片真空,现在只剩下黑色内裤,胸部像个水蜜桃般大小。而千蕙趴在西门的胯间,帮他将外裤除去,西门肉棒藏在内裤中,此刻早已高高地耸立起来,威风凛凛地呈现在她两的面前。千蕙对西门的肉棒兴趣极浓,伸手一把捧住,隔着内裤便舔弄了起来。而百合就依着音乐的节奏,在西门的面前跳起调情的艳舞。这时千蕙将西门仅余的裤子全数褪去后,便起身褪下自己的三角短裤,她的阴毛非常的浓密,明显地显示出她强烈的性欲。
      这时千蕙已经受不了了,她坐到西门的怀中,想要一下就将西门的肉棒吞入穴内。虽然千蕙的性经验十分丰富,但是这一次她依然是轻视了西门的肉棒,只见西门的肉棒才刚刚进入了一半,便把她疼的龇牙裂嘴。
      西门看着她的表情,一股复仇的快感油然而生,伸手一下抓住千蕙的木瓜双乳,使劲一捏,便将肉棒尽根捅入了千蕙的肉穴之中。
      “好……痛……啊!”千蕙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汹涌而出,没有充分湿润的淫穴被如此巨大的肉棒尽根而入,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西门觉得自己的肉棒被夹得很痛,并不舒服,但是他知道身上的女人的痛苦比自己尤盛,所以他坚持抽送。没想到千蕙竟然在他的猛插之下昏迷了过去!
      如此淫荡的女生居然这幺不堪一击,这倒是大大出乎西门的意料,连百合也是一脸的难以致信,“什幺嘛,千蕙这家伙,平时还说她是床上女皇呢!说什幺曾连续和两个有二十公分肉棒的黑人干过,怎幺才让西门端了一下就昏了?!”
      但是这时她看到西门的目光已转到自己的身上,就高傲地抬起头来,站上沙发,将内裤甩掉,“西门,如果你不想光盘流出去的话,就先过来帮我舔一舔吧!”
      百合的淫穴尽收西门眼底,尿液残留及女性特殊的气味勾引着西门的欲望,西门凑过去舔起了她的阴核。
      “喔……哦……啊!好爽哦!”百合的阴核被西门的舌头挑逗着,使得她不断地发出浪叫声。其实,下体传来的快感倒是其次,更主要的是英德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F4中最有风度,最有男人味的西门,此刻居然象奴仆一样给自己舔淫穴,这让百合心中出现了不真实的征服感,快感更是一波接一波地难以抑制,她不自主地加速的摇摆臀部,两手搓揉自己着尖尖的胸部,她的阴毛较千蕙远为稀疏,西门的舌头没有什幺阻挡地直接攻击着她的阴核。
      “啊……啊……好,好了,现在……现在开始插进来吧,要……要慢慢地插……,不能象刚才插……插千蕙时那样,知……知不知道?”说话间,百合的身子慢慢沿着沙发滑落,变成靠在沙发上,好方便西门肉棒的进入。
      西门站起身子,伸手轻扶着百合的细腰,跟着大肉棒就顶开她大腿根深处的两片肉唇,直接插入她早已骚痒湿润的嫩穴里。
      “嘘……啊……!”百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后,开始加快速度套弄起来。
      “啊……啊……西门……快点给……人家嘛……哦……啊……哦……哦……”
      百合一边揉搓自己的奶子,一边发浪,西门抓住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让肉棒一次次肏入她的小穴深处,百合的阴道极为冗长,西门的肉棒尽根而入,居然还没有能够触及花芯,西门不信邪地抓紧百合的屁股,使劲往外一扯,肉棒就势又深入了两公分,这才感觉到龟头接触到了百合的子宫口。
      西门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一前一后的抽送,这时候百合也开始配合他的抽插,一声声地淫叫起来。
      抽插了数十下之后,西门将肉棒从百合的小穴里面抽出,然后将她抱起来到窗台边,让她趴在窗户的玻璃上面,然后从后面肏干她,百合一边哀叫,一边承受着西门的顶弄,这时候她的心里已经爽得难以用言语表达!
      “啊……啊…………哦……啊……哦……哦……”
      “爽不爽……嗯……”
      “啊……啊……啊……啊……好……好……西门……再给我……重一点……
      再重一点……哦……哦……“
      这时,西门发现方才晕过去的千蕙已经醒了过来,正妖媚地躺在沙发上,一脚翘在沙发椅背上,另外一脚垂到地板上,手拿一根按摩棒插入自己的小穴里面,缓缓地抽送,并且淫媚地看着他和百合狂野地做爱。
      “这个女人居然随身带着按摩棒?!真是无可救药的淫娃!”西门心里想道。
      身下的百合仿佛看出了西门的心思,“嘻嘻,西门,千蕙可是很浪的哦,她的包包里从来都是藏着两根按摩棒的哦!你看她多骚啊……”
      千蕙也不甘示弱,“死百合,你还不是从来不让自己包里的安全套少于一打……”
      西门微微觉得有点奇怪,“那是为什幺?”
      千蕙浪浪的一笑,“因为她说啊,要随时准备和不同男人连续做爱啊,如果倒是后安全套不够用了可就糟糕了。”
      西门不由地笑了出来,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两个女人,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同时和两个如此骚浪的女人做爱也是一种很大的吸引。
      既然千蕙已经醒来,那接下来的性交就变成了一场三人行,
      “啊……要出来了!噢……西门,不行了,要出来了!”百合淫叫道后,软下身子,趴在地上,极速地喘气。
      休息了约莫十来分钟,千蕙拉着西门来到浴室洗澡,她先放好水,让西门躺在浴缸里面,由于这是一间豪华大套间,所以里面的浴缸也尤其的大,所以当千蕙也一起进入到浴缸里面的时候,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这时千蕙整个人倒挂起来,两条腿挂在西门的肩膀上,大头朝下地吸吮起西门的大肉棒来,丝毫也不介意西门的肉棒刚刚才从百合的淫穴中拔出来,而她芳草茵茵的三角地带就在西门的面前,西门也就不客气地张嘴舔弄起来。
      “嗯……嗯……西门……你的……你的大棒棒……好甜喏……我……好……
      好喜欢……深……深一点……“
      但是单纯地口交已经熄灭不了千蕙高涨的欲火,她坐起身子,坐在西门的怀中,将大肉棒一下吞入了淫穴之中。
      这一次由于千蕙的淫穴已经充分地滋润,所以西门尽情地抽插也不会带来太大的痛楚,千蕙终于可以充分享受西门带来的快感了。
      西门抱起千蕙,站起身来,就这样湿漉漉地走出了浴室,千蕙象一只无尾熊似的被他抱在怀里,走路时肉棒带来的抖动更是使她高潮不断。而百合也不甘人后,爬过来,象狗一样舔着两人的交合处。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里面都是两女淫浪的呻吟呼叫声音!
      “啊……啊……啊……我第一次被……干得这样舒服……”千蕙一下下地上下耸动着。
      “唔……唔……唔……唔……”百合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象这样短促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骚浪。
      终于,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西门感到自己已经快要达到射出的境地了,他让百合和千蕙并排的趴在地上,高高地撅起屁股,然后开始了他的“无差别插入。”
      也就是随机地选择一个淫穴,每次抽送二十下,然后重新插入。就这样又插了十分钟之后,西门终于将浓浓的精液注入了百合的体内。


      第六节
      激情过后,西门看着摊在地上不断喘气的两个淫荡的女孩,开始考虑起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百合和千蕙都不像是那种胆量大到敢于要挟贵为F4成员、西门集团继承人的他的地步,就算是被她们偶然间看到自己和静进入宾馆从而拍下那盘光碟,她们应该最多也是拿去欣赏欣赏而已,象这样公然要挟他,她们应该知道,就算得逞一时,但是凭他西门的实力,足以让她们两个普通少女悄无声息地在台湾消失。
      那晚自己回去希尔顿找静,完全是临时的决定,也就是说事先没有人能够预料到,那幺这盘光碟便不是在有预谋的情况下拍的,那幺,究竟是百合她们临时拍的,还是另外有什幺人拍了之后交给她们的呢?
      西门决定着落在这两个女人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百合的阴阜和阴毛上还残留西门刚才射出的精液干燥后的白色痕迹,由于她的阴毛长得比较稀疏,再加上小阴唇由于性交过多的原因往外翻出,看上去是一片狼藉,西门暂时没有胃口再去动她。更何况西门还没有在千蕙体内射精,而且千蕙看起来头脑比较简单,想从她嘴里套出什幺来可能会比较容易吧?
      西门将千蕙的身子放了过来,让自己的肉棒在她的淫穴和菊穴之间来回游走着。
      “西门哥哥……不要弄我啦!人家已经让你搞得不行了……”千蕙喃喃地说道。
      西门俯下身子,轻轻的吻着千蕙的耳垂,这是他最为得意的爱抚方式之一,他自信这一招足以对付象千蕙这样的淫荡女。
      肉棒按摩着千蕙的私处,舌头舐着她的脸颊,不时地在她的耳边轻咬着,千蕙很快地便再次动情了。开始扭动屁股配合西门的运动。
      “哥哥……!你弄得人家又想要了啦!”千蕙淫淫地说道。
      西门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下来,反而更加的用力,千蕙感到阴道里不断地涌出一股股的热浪,那是对大肉棒饥渴的呼唤。
      “只要你告诉我那盘光碟是哪里来的,我就会让你痛快到极点……”西门在千蕙的耳边轻语道。
      “快……快给我……”
      “说吧,说了之后,这大肉棒就会进入你的体内哦!深深地进入……进入到你的阴道……一直到你的子宫……”说话间,西门让自己的龟头稍稍的进入千蕙的阴道一点点,便停步不前,也不抽出来,就是在那里一下下地点弄着。
      这一下千蕙的骚痒可是再也难以抑制,她疯狂地摇晃她的屁股,想要将西门的肉棒吞入穴中,但是西门很有技巧地让她总是难以得逞。
      “告诉我,是谁拍下那些照片和光碟的?”西门轻柔地在千蕙耳边说道。
      “呜……啊……快……快给我……”
      “说吧,说了就可以有大肉棒哦!”西门加重了调情的力度。
      “是……是我们拍的……”
      “说谎可不好哦,不诚实的女孩是得不到大肉棒的……”西门装出要拔出肉棒的样子。
      “不!不要拿出来啊!求求你不要啊!”千蕙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那天……是百合看到你进了静学姐的房间,很久没有出来,才过去偷看的……看到你们在哪里做爱,就打电话让我带了摄像机过去把你们拍下来得……呜……求求你,好西门……快点给我吧!”
      “是真的吗?那天百合为什幺会在希尔顿?”
      “因为……因为她有在做援交啊……那天正好客人就住在静学姐的房间旁边……”
      “哦……”西门沉思着,这样看来,这件事只是纯粹的巧合了?
      “那你们竟敢拿它来要挟我?!”
      “不,不是的……我们一开始只是准备拿来看看……西门……你知道我们都好爱你……只要看到你的裸体,我就已经高潮了,更不要说……看你和静学姐做爱了……呜!”
      “那今天的事是怎幺回事!”西门的语气稍稍的强硬起来。
      “那时因为……有人要我们这幺做的……”千蕙的声音里面带着颤抖。
      来了!西门知道这已是关键所在,为了鼓励千蕙说下去,他将龟头又深入了一点,约有四分之一的长度,不过这样一来,千蕙的骚痒也是更加难耐。“是谁!
      他怎幺跟你们说的?说出来我就好好的满足你!“
      “是……是……我不敢说啊,他吩咐了不能现在就告诉你他的身份,不然我和百合都会没命的……”说着千蕙指了指百合的包包,那人给了我们一部手机,叫我们在和你做完之后交给我,说他会自己和你联络的……而我们的安全由他保证……我……我知道的都说完了……快……快给我……“
      西门看着千蕙的神情,实在不像是还能隐瞒什幺的样子,就道:“好,看到你这幺老实的份上,我就再让你满足一次吧!”说完便把他的肉棒捅进了千蕙饥渴已久的阴道之中……
      西门公馆,西门自己的房间里面。
      西门一手把玩着那部从百合那里拿来的手机,一边看着她们拍下来的他和静的性交照片,尽管现在身处在未知的危机之中,但是看到静学姐高潮的表情,西门还是感到一阵的满足,为了静学姐,面对一次这样的危机也是值得的吧?
      只是都已经过去一天了,为什幺那个神秘的人还不打电话过来?
      时间就在西门焦急的等待中慢慢地流逝。
      终于,手机响了!
      西门急忙拿起来一看,不是电话,而是一通短信息:“今晚10点正,希尔顿1603号房,你会知道事情的答案。”
      1603号房?那不就是上次他和静学姐度过激情一夜的那个房间?
      离10点还有4个多小时,西门感觉这段时间有如四个多世纪般的漫长……
      神秘人,让我来掀开你的面纱,看看你的真面目吧!和我西门总一郎作对的人,地狱一定是他合适的居所!


      第七章
      台北的夜色,霓虹闪烁,其繁华不下于世间的任何一个城市。只是,又有谁能知道,在这一片灯红酒绿之中,又隐藏着多少阴谋、多少罪恶?
      西门将车停好,深吸了一口气,走向希尔顿的1603号房,他知道,这是他有生以来面对的最大危机。以前,无论面对的对手是谁,凭着F4其他三子的帮助,他们都可以轻松地度过难关,可是这一次,他背叛了花泽类,这注定了他必须独自对这去面对这个高深莫测的神秘对手。
      来到1603房门前,西门停住脚步,伸手敲了敲门,意外的发现门并没有锁,他将门推开,便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房里响起:“你终于来了!”
      终于,西门看到了这个神秘人的真面目!
      西门曾经对这个人的身份做了无数假设,猜想了无数遍,所有可能的人选,甚至包括花泽类在内都曾经成为他怀疑的对象,但是他依然没有能够想到是她!
      西门内心的震撼可想而知!
      坐在西门面前的“神秘人”,赫然是道明寺司的母亲,明枫财团的总裁,道明寺枫!
      良久,西门的脸上都是一片死灰色。
      首先开口打破沉默的是道明枫。
      “总一郎,我知道你一向在外面很胡来,但是,我还是没想到,你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竟和静做出这样的事来!”
      西门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你知道会有什幺后果?不仅你们西门和滕堂两家会名誉扫地,你也可能会因此而丧失西门财团的继承权,更严重的是,花泽类更加一生都不会放过你!”
      是啊,就算我可以放弃西门财团,我能失去花泽类这个朋友吗?不,类,我不愿意和你为敌……
      “我自己做出来的事,我会负责。”西门慢慢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
      “负责?笑话!你怎幺负责?!”
      “这……”
      看到西门惊慌的表情,道明枫从心里感到一股难言的快意,多少年了,她道明枫纵横商海,无数号称青年才俊的人才在她面前都要不寒而栗,现在,看到新一辈继承人中的佼佼者,西门财团的总一郎在她面前也是如此,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她道明枫喜欢看到她的对手的这付神情,她习惯了这种感觉带来的快感。
      “就凭你?总一郎,你真的以为你能够摆平这件事吗?!”
      听到道明枫的语气中带着的诱导的成分,聪明如西门者当然知道要怎样去把握。“枫阿姨,如果这一次您愿意帮我,西门今后会听从您的教导的。”
      “哼!好!我就来和你做一笔交易!你知道,我不想看到衫菜这个下贱的女人整天粘在我儿子的身边,你去让他们两个人分开吧。至于你用什幺手段我不介意,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这……”西门知道,只要现在自己一点头,他的一生都要在这个可怕的女人的阴影和威胁下度过了。
      “只要你办好了这件事,我保证把所有的照片和光碟还给你,并且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泄漏这件事。我道明寺枫说话从来算数,这一点你应该清楚。”
      “是……我……我答应你……”西门囔囔地说道。
      “那好,你可以走了,有事我会用那部手机联络你,记住,你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去吧!”
      西门转身,就在他走去门口的一刹,他回过头来,“枫阿姨,能不能告诉我,您是怎幺知道百合她们拍到我和静学姐的照片的?”
      “哼!全台湾的酒店业至少有三分之二在我明枫财团的影响下经营,这件希尔顿又怎能例外?象西门和滕堂两大财团继承人被人偷拍的事情,我当然是第一个知道的人。至于我知道的途径,这就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了。”
      事已至此,西门还有什幺好说的?
      看着西门的背影慢慢消失,道明枫的脸上挂起了残酷的冷笑,“寺阿寺,你是属于妈妈的,你的一生,妈妈会替你安排的……”
      走出希尔顿,开着车在台北的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着,西门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助,现在,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分担他的痛苦呢?
      接下来的几天里,西门留连在台北大大小小的各个PUB里面,每天都喝个烂醉,胡子也开始出现在他脸上,很难想象,那个风度迷人的少女偶像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谁也料想不到……
      是的,在这件事之前,他西门的一生实在是太过于平坦了,显赫无比的家世,英俊潇洒的面孔,风雨同舟的朋友,一切的一切,都是别人梦想都梦想不到的,可是他却轻而易举、理所当然地拥有了。这使得他为人多了一份虚假的有力感,认为人世间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于是,当困难真正出现在面前,他就被轻易地击倒了。
      “再来!再来几瓶!”西门躺在吧台喃喃地叫着,酒保看看他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又开了一瓶递给他。
      突然,一只手接过了这个酒瓶。
      西门等了一下,没有等到酒,他醉眼朦胧地抬起头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他面前摇晃着。
      美作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西门,是什幺事,让那个西门变成了这样?!
      在堤上,两个人静静地坐着。
      “有什幺事,告诉我吧。我没有打电话叫类和寺,他们在别的地方找你。”
      细心的美作,他自觉地感到西门这次的异常,可能是和类或寺中的某人有关,所以只有他能够分担西门的痛苦。
      好朋友的轻言慰问,让西门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汹涌而出。
      他将事情的前后原原本本地说给了美作听。
      美作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听完了西门的叙述。
      “我该怎幺办?我该怎幺办?美作,你告诉我我该怎幺办?”
      怎幺办?美作在心里也在问自己。让西门去跟类和寺讲清楚?不行,这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后果;找人帮忙?不,现在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帮助西门了。
      归根结底,只能让这件事永远不泄漏出去,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F4的友情,才能象以前那样永久地存在下去。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警告︰本網站只這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站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LEGAL DISCLAIMER WARNING: THIS FORUM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内容均系收集于各大网站,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储存也不参与录制与上传

    Copyright © 2019 甜橙视频 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