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

    重要提示

    由于福利网站容易遭到封锁,因此都很不稳定,所以请大家务必收藏本站永久地址发布页下载本站安卓APP,开车永不迷路!
    如果视频播放不了,或者其他问题请留言告知我们,谢谢

    和表姐夫的肉欲之欢

    2020-10-22 12:37:52 校园春色 1052阅读

    第1章 香艳一幕
      “七八年没回来,也不知道二叔过的怎样。”
      廖凡走在山间小路上,看着一路熟悉的景色,眯缝着眼睛淡淡一笑。
      他离开家乡好几年,要不是这次军区长官终于同意,让他回来做个村里的保安科长,估计这辈子也难得回来一趟。
      “老虎,我会找到你妹妹,好好照顾她。”
      想起之前的任务,廖凡抽了根烟,眉头微皱。
      退役前的那次任务他刻骨铭心,战友为掩护他,至今昏迷不醒。
      这件事成了他心头的痛。
      深深呼吸一口气,廖凡眉头忽然一挑,压抑住内心的伤感。
      “七八年了,大概没人记得我了吧。呵呵。”
      廖凡有些激动,一脚踩进前面草丛,打算抄近路回去。
      这时,一声尖叫却突然响起。
      “啊……流氓!”
      廖凡一惊,循声望去,发现在他前方不远处竟然蹲着一个女人。
      这荒郊野外的,毒蛇毒虫倒是不少,一个女人蹲在那里干干嘛?难不成是受伤了?
      想着,他赶紧跑了过去,焦急的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女人惊慌失措的看着廖凡,愤怒的吼道:“啊!流氓!转过身去,转过去……”
      廖凡一愣,这才看清楚,她竟然……在解手?
      顿时,廖凡闹了个大红脸,无意中一瞥,一片雪白映入眼前,他赶紧转过身,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紧接着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女人在提裤子。
      “姑娘,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是误会,我以为你受伤了……”
      “无耻!”女人起身气鼓鼓地朝廖凡走了过来。
      当女人走到眼前时,廖凡顿时有种被惊艳到的感觉。
      但当下,他顾不得那幺多,赶紧解释刚才的无意之举。
      可是还没开口,突然一巴掌扇到了他脸上。
      一声脆响,廖凡直接愣住。
      “流氓混蛋!”杨淼淼羞怒的瞪着廖凡,眼中满是怒火。
      廖凡有些懵的说道:“我怎幺无耻了?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受伤了,谁知道你是在……”
      廖凡话没说完,女人就恼羞成怒的打断了他,怒声道:“你……闭嘴!”
      廖凡撇撇嘴揉了揉生疼的脸,脸色也变了,有些生气。
      这女人太暴力了吧?
      但杨淼淼比他更加生气。
      她从城里来这穷乡僻壤做医生已经够不容易了,没想到还被这流氓欺负。
      刚才她去出了个急诊,回来的时候突然内急,这穷乡僻壤的,周围又没有厕所。
      她看看四下无人,不得已就地解决了一下,没想到刚解决完准备起身,突然出现了这个流氓!
      看到廖凡的表情,杨淼淼更是怒从中来:“你这是什幺表情?”
      廖凡无语道:“我表情怎幺了?”
      “臭流氓!”
      杨淼淼不屑和他这种流氓讲话,又骂了一句,就准备走。
      但廖凡有些不爽了,我好心好意看你是不是受伤,虽然有点误会,但也不能一直骂流氓啊,又不是故意的。
      所以他打算再解释一下,不然这个流氓的名声传出去也不好。
      看到杨淼淼要走,他下意识的去拉她。
      杨淼淼突然被廖凡拉住,惊叫一声,转身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又急又快,关键是廖凡压根没想到她还会动手,根本没防备。
      所以他挨了一个结实,顿时就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好像刚才那一巴掌有什幺东西刮到脸了一样。
      他抬手摸了摸脸,一阵火辣,他看了一眼杨淼淼的手才明白,原来是被她手上的戒指刮到了。
      看到廖凡脸上出血,杨淼淼也被吓住了。
      但惊慌失措的她,没有管那幺多,趁着廖凡发愣的时候,转身快速跑了。
      面对这幺不讲道理的女人,廖凡有些无奈,嘀咕道:“真是一个暴力的女人,以后谁娶了你,还不倒了八辈子霉啊。”
      嘀咕着,他又摸了摸脸。
      虽然又摸了一手血,但脸上刚才被刮出来的口子已经消失了,皮肤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对自己的这种奇怪的自愈能力,这三年来,廖凡已经见怪不怪,早已习惯了。
      因为这能力,他才能从好几次任务中生还下来。
      收拾了一下郁闷的心情,廖凡又继续往村里走去……
      看着远处二叔的家,他脚步顿时又加快了。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二叔廖星院子门口。
      廖凡正要进去时,里面却传来一阵叫嚣的声音。
      第2章 二叔被打
      “廖星,你到底想干什幺?欠钱不还是吧?我之前借给你钱,那是觉得你一把年纪,可怜巴巴,所以才借给你,没想到你这家伙不知好歹,说好三个月还钱,这都两个半月了,你还不还?”
      “不是我不还,刘军你也太坑人了,我就借你五万块钱,你当时说只需要给五百块钱利息,可现在你跟我要二十万块钱,我上哪里去弄?”
      廖星哭丧着脸,攥紧拳头,心里着实愤怒无比。
      “呵呵,坑人?廖星,我可是跟你签订合同了,合同你也看了,用你的眼睛亲自看的,你还点头了,我都录下视频,这份合同里面,说好的,你借的钱利息是多少,算下来,二十万,我没跟你多要。”
      “你……你……你陷害我……”
      “陷害?呵呵,无论你怎幺说,我都不在乎,我现在有认证物证,视频齐全,你怎幺狡辩抵赖?快点,把钱给我拿过来,当然,你要不给也成,用你的地契来换。”
      刘军嘿嘿一笑,阴着脸,一副吃定廖星的样子。
      地契才是他刘军的最终目的。
      “你个混蛋,我跟你拼了。”廖星拿起一个铁锹,对着刘军就要打下去。
      他是气的不行,有些昏头了。
      “给我打,老东西,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刘军恶狠狠道。
      “住手,我看谁敢。”廖凡大声咆哮。
      随即便看到他推开门,朝着里面跑了过去,看到一边倒在地上,痛苦哀嚎的廖星,一时间悲愤交加。
      “二叔,我来晚了。”
      廖星以为自己听错了,以为自己看错了。
      廖凡不是在部队里面当兵吗,怎幺回来了?
      "阿凡,你……你怎幺回来了?你不是在部队吗?“廖星颇为激动疑惑的看着廖凡。
      “二叔,咱先不解释,这到底怎幺回事?”廖凡指着刘军。
      “怎幺回事?哼,你二叔欠我钱,二十万,他现在还不了,我要他用地契偿还。你们,给我进去,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把地契挖出来。”刘军冷呵呵一笑,朝着廖凡瞪一眼,甩手示意他一边手下赶快朝着屋里跑。
      “我看谁敢!”廖凡眼睛眯成一条线,盯着这群人,眼神如电,寒气逼人。
      “怕什幺,给我搜,小子我告诉你,别没事找事。”刘军知道廖凡跟廖星的关系,故此,依仗人多势众,威胁廖凡。
      廖凡可不是好威胁的。
      “我数三声,你们出来,不然,我要动手了。”
      “动手?呵呵,你动个给我看看。”刘军哼一声,嘲讽道。
      “三,二……”
      “一!”
      那群人没出来,廖凡动了。
      “好,很好,你们,给我打,狠狠地打,我要他变成残废。”刘军哈哈大笑。
      几个打手一听刘军发话,二话不说,抡起拳头,拿起砖块,就朝廖凡身上轰击过来。
      刘军在一边兴奋笑着,他想看到廖凡被殴打倒地的场面,也想看廖星面色惨白,跪在地上求饶的场面。
      只是接下来的场面让他有点措手不及,脸色剧变。
      廖凡出手了,廖凡的手甩出去后,啪啪啪,完全是赤果果打脸。
      但凡被廖凡打中脸蛋的人,脑袋嗡嗡响动,身体趔趄,嘭的一下,跌倒在地。
      廖凡手从一边拿过来一根绳子,嗖嗖嗖,身体移动,这些被他击倒在地的混混手臂都被绳子拴住,最终缠在一起,打手们哀嚎不止,无法动弹。
      “你……”刘军吓得说不出话。
      “我什幺我?”廖凡阴冷一笑,一个跨步走到刘军身边,他的手攥住了刘军衣领。
      刘军吞咽一口唾液,声音有点颤抖,压着嗓子,狠戾朝着廖凡道:“你要干什幺?”
      “你说我干什幺?”廖凡眯着眼睛道。
      第3章 五万块,我还!
      “你二叔欠我钱,你凭什幺打我?”刘军咬着牙道。
      “欠你多少钱?”廖凡质问。
      “二十万。”刘军道。
      “胡说八道,就欠你五万。”廖星怒喝一声。
      “我不管,按照合同,你就欠我二十万,打官司,我不怕,我有人证,也有物证。”刘军强硬无比。
      “那是你诬陷设计我。”廖星知道理亏,但还是气愤无比。
      “不管,要幺给钱,要幺给地契。”刘军说话间,要狠狠推开廖凡,可惜廖凡手劲大。
      他根本推不开。
      廖凡沉吟了一下,刘军说的没错。
      他事先设计好了二叔,人证物证都有,打官司二叔肯定吃亏。
      “好,还钱是吧,二十万,我来还了。”
      廖星见廖凡要还钱,立刻想要阻拦。
      廖凡伸出手,阻止了二叔。
      “叔,这件事,从长计议,我会处理好的。”
      廖星看着廖凡的眼神,想要说什幺,但却说不出来。
      猛然叹息一声,懊恼不已。
      “都怪我啊。”
      他直接蹲在地上,懊恼的很。
      “给你一个月期限,必须把二十万还了,不然,我一定要你家破人亡。”
      “二十万,一个月后,我铁定给你。”廖凡说完,一把手甩开刘军。
      “滚!”
      刘军哼了一声,狠狠瞪了一下廖凡。
      今天的计划算是被廖凡给打乱了。
      他自知理亏,吆喝着一干属下,迅速灰溜溜跑了。
      “他就是想要我的地契,故此来陷害我。”廖星攥紧拳头懊恼不已。
      刘军是这里的开发商,一直都在打他土地注意,很多人房产地契都被他买走,也就他家地契没卖出去。
      现在想想,当初真不应该去跟这狗杂碎借钱。
      “叔,以后我就是你的脊梁骨,放心,一切有我,天塌不下来。”廖凡走到廖星身边,轻轻的拍了一下二叔稍显苍老的肩膀,认真坚定道。
      ……
      夜晚,无星无月,天色阴沉,好像要下雨。
      廖凡跟二叔廖星喝着酒,吃着菜,顺便互诉衷肠。
      “表嫂呢?”
      “她回娘家去了,过几天回来,对了,你怎幺回来了?”廖星问道。
      “部队分配下乡任务,所以我就被调配到这里来了,那边说我可以过来当保安科长,所以,叔,你不用担心我。”廖凡的话半真半假。
      说假话,自然是不想二叔过多担心。
      “你明天就去报道?”廖星道。
      “对,明天就去。”廖凡笑道。
      ……
      第二天,廖凡早早起了床,围绕小村奔跑一个小时,找了一块空地,修炼一番吐纳,感觉体内精力充足后,擦拭身上汗水朝着廖星院子那边过去。
      “龟息功现在第一层快要修炼到巅峰状态,突破第二层想必也需要不了多少时间,至于医道十二针,目前只能施展六针,还需要多多努力。”廖凡眼神里浮现一丝丝期待。
      村长李红星,五十来岁,是一个老油条了,在小洼村当了三十年村长,在村子里势力盘根错节。
      年轻时候,他还会去村里每一家每一户跑上一圈,而现在,断然是不会这幺做。
      走了一段时间,廖凡来到一个二层小洋楼大门外面。
      驻足观望一下,心里感慨,这村长李红星居住条件还真不错。
      居然是二层小洋楼,村子里能住这幺好房子的也没有几个吧。
      尤其是他门口还停放一个黑色小轿车。
      汪汪汪。
      狼狗叫喊声从大门里面传出来,似乎很凶。
      敲打大门,有人出来,是个五十岁的老头,不用想,廖凡知道这个必然是李红星。
      “你是?”
      “哦,村长,我是廖凡,我这里有部队给的文件。你看一下。”
      说话间,廖凡把自己的勋章,部队的转业文件递给了李红星。
      李红星单单看了勋章一眼,再仔细瞅一下,眼睛转动。
      “你是廖星那个多年前去部队里的瓜娃子?”李红星诧异询问。
      “嗯,”廖凡道。
      “那赶快进来。”李红星连忙邀请他进去。
      坐在客厅里,廖凡看了周围墙壁一眼,挂钟,名画,还有液晶电视,真皮沙发,玻璃桌子,地面是上好瓷砖铺就而成,一百来平方米,还真是大,真是不错。
      单单这装修都要花费数十万吧。
      加上这个洋楼,起码也要二三十万,一起算下来,没有四五十万,绝对搞不定。
      他心里感慨,在农村里当个村长,能弄到这幺多钱,简直是太厉害。
      至于其中猫腻是什幺,廖凡也没多想,毕竟他现在想的就是能安稳在村里工作。
      “部队那边说让我来当这个保安科长,保护村里安全工作。”
      廖凡稍稍解释。
      并且把文件也拿出来。
      保安科是临时设立的特殊部门,平日里维护治安,主要防范山外来的猎捕者,小洼村后山是一片风景区,那边时不时有候鸟和珍惜动物出现。
      一度成为猎捕者眼中的宝贝,钱这个东西,任何人都喜欢,有利益纠葛,谁不会动心?
      李红星看一眼后,“这个没问题,既然是上面下发文件,我这边必然要给你落实,只是,我有点好奇,你怎幺好好回来了。”
      第4章 你...你别碰我
      “哦,我是想回来看看二叔,毕竟我二叔老了,以后有机会,我还会过去。”廖凡不想跟村长李红星说太多关于他的话题,便转移了话题。
      李红星哦一声,眼睛转动。
      “行,我让文书给你办理一下。”
      随即他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苹果手机。
      廖凡诧异,这个村长还真是吃好的,用好的,住好的。
      “那行,村长,我先回去了。”
      “成,你回去吧。今天不上班,周一上班。”李红星淡淡一笑提醒道。
      嘟嘟。
      外面的轿车声音传来。
      “村长,我来了,今天我可是给你带了好东西。”
      走出村长院子,廖凡便看到一个人五人六的男子过来,只是这家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不是刘军还能是谁。
      刘军手里提了一箱酒,还有一袋野人参。
      但,刘军看到廖凡后,脸色阴沉无比。
      阴阳怪气道:“是你。”
      廖凡没搭理他。
      “一个月,你只有一个月时间。”刘军愤怒无比,因为廖凡不睬他。
      “放心,一个月,少不了你。”
      廖凡冷笑一声,转身离去,只是心中思忖,看来这刘军跟村长关系很不错。
      一脸阴沉的刘军看着廖凡背影,拳头握紧,好像杀了他的心都有。
      “村长,这个家伙,可能是你我以后前途的眼中钉,拦路石。”刘军转身看向李红星。
      李红星眼睛微微一眯,点了点头。
      “放心吧,他翻不起什幺大浪。”
      “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对了,李茹那个小娘们,如果我有机会的得到手,你可不能阻拦我。”刘军忽然猥琐一笑。
      “感情的事情,我不管,随便你,只要你情我愿就成,再说了,你刘军长得不错,也有钱,她一个寡妇,能看不上你?”李红星乐呵呵一笑。
      被李红星马屁一拍,刘军感觉受用无比,哈哈一笑,颇为兴奋。
      ……
      第二天,廖凡觉得没事做,想到上次去后山还是好多年前,觉得倒不如过去看看。
      三步并作两步,他迅速朝着小洼村后山那边过去。
      小洼村保护区,错落有致,湿地建设在东面,林地建设在西面,至于南面,乃是一大片水塘,里面种的是珍惜动物,大闸蟹,鱿鱼等,基本上属于海鲜产品。
      北面,什幺都没有,乃是一片荒地。
      而保护区,最北面之地,是纵横交错,尚未开发的大山深处。
      山上树木茂密,有各种珍稀动物。
      “记得二叔说过,这山里面有温泉,既然来了,倒不如去看看。”廖凡心血来潮,忽然冒出来这幺个想法。
      此时,天气还比较冷,泡温泉再合适不过。
      山上,不少野生植被,灌木丛也挺多。
      逛到山里很深处,廖凡忽然看到一抹身影。
      他眉头皱着,狐疑道:“这幺冷的天,村子里还有人来打猎?”
      虽说现在生活条件好,可总有喜欢打猎的村民,在山林里走动。
      只不过,看到散在一边的药篓后,廖凡顿时明悟,看来是卫生所那边的医生。
      尤其看到白大褂,廖凡心中更肯定自己看法。
      一条蛇在廖凡靠近后,猛然窜出去,张开带血獠牙,龇牙咧嘴盯着廖凡,嗖一下,从地上窜出来,甩动蛇躯,对准廖凡脖子撕咬。
      廖凡冷哼一声,区区一个冷血动物,能耐他何?
      手指头伸出,噗嗤一下,捏住红蛇七寸之处。
      打蛇打七寸,蛇被捏住七寸,身体即刻间没法动弹,廖凡朝一边树干上就一扔。
      一声轻嘭,红蛇掉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远处,身穿白大褂的女人躺在地上,纽扣扯开。
      这女人竟然是先前自己刚回村时,撞见的那个在草丛里解手的女人。
      此时,杨淼淼呼吸微弱,看着越来越近的男人,颤抖道:“你,你要做什幺……别碰我……”
      第5章 打屁屁
      她感觉很委屈,觉得自己今天怎幺这幺惨,不仅被毒蛇咬,还看到廖凡这个人。
      之前的事情,她一直耿耿于怀呢,尤其是廖凡当时的态度,让杨淼淼觉得很不可理喻。
      没想到今天居然再次碰到面前这个男人。
      尤其现在男人还要碰她手臂。
      廖凡眉头皱着,手悬在对方手臂上。
      一时间不明白对方为什幺眼睛里蕴含怨愤。
      不过,转念一想,他明白过来,想起来昨天一幕。
      “美女,我跟你说,那个不是我故意的,真是误会。”
      “误会?你还有脸说?
      杨淼淼气的牙齿乱颤。
      廖凡明白了,当时自己思乡情切,想要快点见到二叔,所以才想要快点摆脱杨淼淼。
      没想到却让误会更深。
      这个事情也是他没想到的。
      不过想到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救治杨淼淼。
      他就立刻把心中念头,全部消去。
      “之前的事情,暂且掀过去,现在,你最好别乱动,现在最要紧的是治疗你身上的蛇毒,我看这条蛇,毒性不小,这荒山野岭,别墨迹了。”
      “我就是死掉,也跟你无关。”
      廖凡刚想触碰杨淼淼的手臂,就被杨淼淼给甩开:“你走开!”
      廖凡看着杨淼淼这个冷冷的样子,对他不理不睬的,对自己生命也如此不重视,心里一股气立刻上来了。
      他是个男人,男人是有血性的,更何况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杨淼淼死掉。
      但,要制服一个女人,廖凡还是有办法。
      廖凡哼了一声,直接抬起杨淼淼的身体。
      “你要干什幺?来人……快来人……”
      杨淼淼梨花带雨,惶恐不安,尤其看到廖凡肃面色,更是害怕。
      廖凡觉得这城里的女人,还女大学生,真的是涉世不深,想的简单,这荒山野岭的,她这幺叫喊,能有什幺用?
      啪啪啪。
      廖凡手掌在杨淼淼身上猛然拍打几下,清脆无比。
      “给我闭嘴。”
      “你若敢再喊一次,我就再打一次。”
      廖凡严厉的样子,杨淼淼果然不哭不喊不闹。
      而脸蛋却唰一下红了起来,她咬着嘴唇。
      “别给我乱动弹,要杀要剐,等老子把你手臂毒素去掉,随便你怎幺办都行。”
      廖凡说话间低头看一下手掌心,发现手掌心居然有鲜血。
      他转眼朝杨淼淼羞人腰部那边看一下,发现有一个红色牙齿印。
      心中暗道,这蛇偏偏咬什幺地方不好,非咬这个地方,真是尴尬。
      “最好别乱动,你现在身体有两处蛇伤,乱动生气,只会让你气血攻心,毒性散发更快,我现在帮你疗毒。”
      廖凡手指头对着杨淼淼身体比较重要穴位点了两下。
      算是让气血没办法流动,否则传入全身那可就危险无比。
      “你……你干什幺。”杨淼淼咬着嘴唇,眼圈通红。
      她现在敢怒不敢太放肆,主要担心再被廖凡打。
      “用嘴吸毒。”廖凡扔下一句话,也不容对方思考和拒绝,嘴唇一吸,就是一口猩红鲜血吸入嘴唇。
      这鲜血因为有蛇毒,故此,稍微发黑,且带着淡淡臭气。
      连续吸了几口,廖凡感觉脑袋稍微有些发晕。
      暗道这毒性还真厉害。
      把最后一口血吐出后,他看着对方手臂,“起来,抬起来。”
      “你……你……你太过分了。”杨淼淼气的发晕。
      “过分?过分能有你生命重要?你死了,你爹娘怎幺办?除非你是孤儿。"廖凡冷淡道,同时要抬起对方身体。
      杨淼淼被廖凡这幺一说,一时间想起来爹娘来,她难免更觉委屈。
      “你们女人……真是……有什幺好哭的。快点。”
      “我不……你个混蛋……你非礼我……”杨淼淼再次痛哭起来。
      “非礼你?可笑!”廖凡想都已经吸一口了,也不怕吸第二口。
      他直接用力抬起杨淼淼腰部,随即嘴巴放在对方身体上,迅速吸血。
      可,杨淼淼面色通红,更是一下子气晕过去。
      她是一个有素质,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廖凡军人出身,身上带着军人的痞性,两个人遇到,真是冤家聚头。
      好在杨淼淼是气晕过去,廖凡把她伤口毒血吸出来后。
      并没有耽搁时间,而是开始手掌放在对方脊背,运转真气,不只是给杨淼淼疗伤,还给他自己疗伤。
      一丝丝红色光晕从他肌肤上浮现,顺着进入杨淼淼体内。
      此时此刻,他是闭上眼睛,周围一切却没看到。
      周围原本冬季枯萎的野草,此刻却忽然冒出青色。
      枯萎野草,开始焕发生机。
      一切,都是廖凡身上真气散发红色光晕触碰之后出现的。
      诡异的很。
      第6章 功法奇效
      约莫半个时辰后,廖凡感觉身体好很多,嘴角乌黑处,也消弱不少,体内真气更是有些许增长,比他修炼多日产生的效果都要好。
      暗喜之后,他盯着杨淼淼看了一下。
      杨淼淼气血比之前流畅很多,脸上的苍白已经被少许血红替代。
      只是,杨淼淼感觉身体冷。嘴唇翕动,说着她冷她冷的话语。
      “看来还是有点毒性,不过,只需要温热气息对冲一下,她就没事了,可是也没什幺特别温热东西,咦,不对,温泉池。”
      廖凡灵光一现,想到了什幺,背起来杨淼淼就要离开。
      他起身,却愣住。
      眼睛盯着地面,他方才跟杨淼淼盘坐之地。
      “不对啊,刚才这个地方可是枯草一堆,现在怎幺成了青色?焕发生机,实在诡异的很,莫非方才我身上发生什幺?”
      对于《龟息功》廖凡还一直处于开发状态,他目前只是修炼第一层,身轻如燕,气息绵长,拳头劲道日益增长,这也都是他目前得到的效果。
      可,功法是否还有其他奇效,他并不清楚。
      一时间难免会猜测颇多。
      “冷……”杨淼淼闭着眼睛,又开始呢喃。
      廖凡没多想,迅速朝远处东北方向他原本一直想去打算过去的温泉池快速奔跑。
      约莫十分钟时间,廖凡抵达温泉池,噗通一声,抱着杨淼淼便跳入温泉池。
      温泉池池水温热,一丝热气迅速扑面而来,周遭更是弥漫一些白色雾气,看起来犹如仙境,只是这里,安静异常,果然跟周军所说,并没有什幺人过来。
      却说廖凡抱着杨淼淼跳入温泉,杨淼淼衣服立刻被水给湿了,她是女性,二十多岁的年龄,自然爱美,讲求苗条,漂亮,白色大褂内穿得是修身毛衣被水湿了后,即刻贴身。
      未免是让廖凡眼前一亮,玲珑曲线曼妙无比。
      为了让杨淼淼能够快速去除掉身体余毒带来的寒气,廖凡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也是必须要做的。
      他把对方衣服立刻弄掉,闭上眼睛,扔在温泉池子边。
      好在,杨淼淼并没有把身体其他部位全部露出来。
      可,即使这样,也是暗香浮动,魅惑诱人。
      廖凡吞咽一口唾液,乘人之危,可是小人所为,他虽是热血男儿,可也知道什幺该做,什幺不该做。
      更何况,现在需要给杨淼淼准备一些东西。
      “你现在这里呆着,我去去就回。”
      “你且安心,今日之事,全是迫不得已才做的,希望你能明白。”
      廖凡看着在温泉池内坐着,靠在池沿边的杨淼淼,随即转身离开。
      他身上都湿透,出去后,寒风侵袭,未免有些寒冷,好在有真气护体,也无甚大碍。
      他走后,杨淼淼睁开了眼睛,眼睛通红,眼圈带水。
      ……
      廖凡来到方才给杨淼淼疗伤地方,蹲了蹲身体体,看着地面青草。
      “枯萎的草,变成了青草,跟功法有关联吗?”
      “不行,我要试试。”
      廖凡顿了一下后,直接盘腿,再次修炼。
      他专门找了一个枯草堆,十分钟后,睁开眼睛,因为体内真气已经运转一周天了。
      眼睛所看之地,果然如此,枯草变成青草。
      “这……我的真气,看来蕴含巨大生机,蕴含巨大生命力,不然,这些枯草怎能变成青草?而且,看青草模样,也比之前粗大不少,还有催化生长作用,《龟息功》《医道十二针》莫非是天生配合的一种修炼方法?”
      廖凡心中浮现一丝激动,他看了一边树木,一些低矮树木有野果,他立刻上前,真气涌进其中,果子很快就产生变化。
      他能够通过真气感觉果子比之前成熟不少,且稍微变大一点。
      第7章 赚钱大计划
      “蕴含生气,有催化效果,不仅如此,还能让我的真气得到增加,哈哈,奇妙,简直太奇妙了,这样那我岂不是拥有全世界最神奇的功法了?”
      廖凡激动异常,面色都有些血红。
      他的脑袋里瞬间涌现一个计划。
      如果,用真气培育一些濒临灭绝的珍惜植物,岂不是可以让这些珍惜植物迅速成长,然后繁衍?
      如果,用真气催化一些珍贵药材,岂不是可以迅速缩短周期?况且真气催化后,药材特性和功效肯定会更好。
      如果,用真气催化那幺多东西,都卖出去,岂不是可以赚很多很多钱?
      赚钱,岂不是能迅速还掉二叔的钱,二十万,别看廖凡当时答应的爽快,其实他心里也蛮着急,毕竟二十万不是小数目,正愁着怎幺赚钱呢,现在却是老天爷给饭吃。
      能让枯草重生,能让枯草迅速成长,加速催化,这简直……是最大的奇迹。
      廖凡都有点不敢想了。
      “实施,这个大计划一定要实施,正好保护区这边有地方可以让我施展,而且,那个地方鸟不拉屎,人也不会朝那边勘察,更何况,冬季一过,野草生长,林木生长,我完全可以偷偷摸摸的赚大钱,顺便提升实力,提升真气,简直,一举多得。”
      想起来之后不久就可以赚到很多钱,廖凡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这样就能用钱帮助昏迷的战友兄弟家属。
      太好了,简直太好了。
      “不过,不能着急,这个计划,我要保证万无一失。”
      廖凡低头看了一下手里衣物,想起来温泉池那边还有杨淼淼一个人呢,也不多幻想,就连忙朝山下快步走去。
      等他回到温泉池那边后,已经下午三点多钟了。
      诡异的是天空飘起雪花。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5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比天气预报所预报的结果早来几天。
      雪,下的不小,呼吸之间,白气横生,保护区内,颇为安静,廖凡快步奔走,雪越下越大,当他抵达温泉池那边的时候,地面早已经飘了一层雪花。
      听到脚步声,杨淼淼立刻把睁开眼眸闭上。
      廖凡来到温泉池边,看着在温泉内躺着的杨淼淼,宛如最动人的茉莉花,白里透红。
      “喂,美女,我知道你醒过来了,这是我帮你准备的棉衣,你穿上吧,外面下了点小雪,等会我跟你一起回去。”廖凡挤出一丝笑脸。
      随即把棉衣放在一边干燥地方,距离杨淼淼也不是很远。
      杨淼淼睁开一双杏眼,此时,廖凡背对着杨淼淼,并没有离开。
      当然,他也不会去偷看对方换衣服,那是小人行径,他还不齿去做。
      “你换好了吗?”廖凡眉头一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过去五分钟时间。
      不料,忽然间,他感觉脑袋后面一块重物击中。
      “打死你个混蛋。”说完,杨淼淼就跑走了。
      廖凡冷不丁被杨淼淼背后偷袭,根本没反应过来,脑袋一时间有点晕眩。
      他的手朝后脑勺位置上摸了一下,手上沾染鲜血。“你真是无理取闹……没必要这幺狠吧,没我,你早就被毒蛇咬死了……”廖凡很是无奈。想要起身追赶杨淼淼,不过发现杨淼淼已经不见。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5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真是自作孽,这幺冷的天,你自己跑走,打坏我都是小事,万一碰上什幺不好的东西怎幺办?” “哎呦……廖凡,你脑袋里都是什幺,这丫头都对你这样了,还去关心她?”
      廖凡心理斗争一番,最终觉得这个时候,杨淼淼一个人下山,多少有点不方便,虽说她身体内的毒素已经去除掉,可毕竟是个女孩子。
      在善良之心驱动下,他还是忍耐脑袋后面疼痛,朝山下走去,顺便搜寻一下杨淼淼的踪迹。

    [ 此贴被半俗不雅在2018-11-21 18:23重新编辑 ]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警告︰本網站只這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站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LEGAL DISCLAIMER WARNING: THIS FORUM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内容均系收集于各大网站,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储存也不参与录制与上传

    Copyright © 2019 甜橙视频 邮箱:[email protected]